《純情嬌妻火辣辣》[純情嬌妻火辣辣] - 第三章 惹禍

  「你要做什麼?
放開我!」
謝榕憤怒的全身發抖,她掙扎得很厲害。
  霍廷聲確實死死壓在她的身上,臉上的表情帶着一絲兇狠和猙獰。
  「我想做什麼事情的時候,沒人能夠阻止我。
謝榕,你可不要忘記,你還有妻子的責任,服侍丈夫天經地義。」
  霍廷聲猙獰的說出這句話,然後徹底沉在了女人身體裏面。
  謝榕覺得自己的身體疼的厲害,她認命地閉上眼睛,任由淚水嘩嘩流下來。
  這種羞辱不是早就已經習慣了嗎?
為什麼每一次依然覺得無比的難過。
  霍廷聲的動作就像是發泄着恨意,謝榕第二天醒來的時候,全身都是酸痛着的。
  她有些驚嚇的看了一下時間,竟然已經十點鐘了。
  謝榕正準備衝出去洗漱上班,腦袋突然反應過來今天是周末。
  她傻傻的站在床邊,臉上的表情瞬間變得悲傷了起來。
  昨晚的記憶一點一點清晰,她身上還留着青青紫紫的痕迹。
這樣痛苦的記憶,簡直像是噩夢似的纏上了她。
  霍廷聲永遠有辦法羞辱她,每一次同床過後,她第二天從來不會看到這個男人的身影,也許在霍廷聲的眼裡,多看一秒都覺得煩躁吧。
  到了一樓客廳之後,管家王叔對着趙心語打了一聲招呼。
  「少奶奶,廚房的早飯已經準備好了,我吩咐他們端過來。」
  謝榕點了點頭,她沉默地坐在了餐桌上,直到傭人將飯菜放上來之後,王叔突然有些愧疚的走到了她的旁邊。
  他右手端着一杯熱水,左手似乎是拿着什麼東西?
  沒有等王叔開口,謝榕就苦澀了問了出來。
  「是避孕藥嗎,拿給我吧。」
  王叔有些顫抖地將水杯以及那顆避孕藥交到了謝榕的手中。
  謝榕也像是以往一樣,一口水直接將避孕藥吞到了喉嚨裏面,只是心底好似依然被刺痛了一下。
  縱使每次發生關係之後,她就要吃下這個避孕藥,但霍廷聲給她帶來的絕望卻依然沒有減退。
  謝榕心裏很明白,等到表妹醒來的時候,她就要將謝榕妻子的位置讓出來。
  不生下孩子也是好的。
免得最後讓孩子痛苦。
  原本以為今天一天可以在家裏面安靜的度過,謝榕卻突然接到了母親的電話,她的聲音很着急,甚至帶了一絲哭腔。
  「榕榕,你趕快回家,你弟弟在外面闖大禍了,那些流氓要打死她,你快來想辦法啊……」   謝榕知道自己的母親性子柔弱,而她現在的聲音這樣着急,那肯定是發生什麼大事了。
  想到那個不爭氣的弟弟,想到父親臨死前的時候說的話,讓她好好照顧這個家,謝榕整顆心都擔憂了起來。
  父親過世之後,弟弟越來越叛逆頑劣,母親的性子本來就是柔弱的,這讓她的小姨謝雲越來越針對他們家。
  整個謝家公司已經完全掌握在謝雲的手中了,可是小姨依然對他們三個人步步緊逼。
  開車回到家裡之後,剛剛把門敲開,謝榕就看見了滿臉淚水的母親。
  「媽,謝鈺到底闖什麼禍了?
你快告訴我!」
  裴素望着自己的女兒,神色哀傷而又絕望。
  「你弟弟在外面賭博欠了500萬的債,那些人剛剛打電話給我,說我再籌不起錢還過去,他們就會把你弟弟的腿和手給剁了……怎麼辦啊,榕榕,你快想想辦法……要不去求求霍廷聲,他畢竟是你的丈夫……讓霍家幫幫忙,好不好?」
  「謝鈺現在在那些黑社會的手裡嗎?
媽,我們去報警吧,江城可不是任由這些人為所欲為的地方,我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