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純情嬌妻火辣辣》[純情嬌妻火辣辣] - 第二章 羞辱

  女人興奮的聲音更加響亮了,而男人低沉的聲音也一聲一聲地傳了過來。
  謝榕抬起視線望向了卧室裏面的男女,妖嬈魅惑的女人正跨坐在男人的身上,兩個人之間的衣服已經扯開了。
  曖昧而又誘惑的氣氛彷彿籠罩在兩個人**,唯一影響畫面的是站在門外的她。
  這三年時間裏面,霍廷聲在外面的女朋友不知道換了多少個。
  謝榕從來都是無視的,她守在這間安靜的別墅裏面,默默地過着自欺欺人的生活。
  只是,今天晚上第一次,霍廷聲這個男人將女人帶到了別墅。
  這明明是兩個人當初新婚住的地方,雖然這樁婚姻早就名存實亡,但謝榕一直將別墅作為自己最後躲藏的凈土。
  直到親眼看到霍廷聲和別的女人那樣曖昧的樣子,謝榕才終於明白,她還並沒有麻木。
  霍廷聲和這個女人的曖昧深深地刺痛了她的心,深吸一口氣,謝榕握緊自己的掌心,準備轉身離開。
  她怕繼續看下去,眼睛裏面強忍着的淚水會掉下來。
  「霍總,霍夫人在門外呢,要不要把門關上?」
趙心語曖昧的抱着霍廷聲,眼神看着謝榕,帶着一絲絲挑釁。
  「霍夫人,你以為她也配嗎?」
  霍廷聲冷嗤了一聲,他漆黑的雙眸深不見底,嘴角揚起了一抹冷嘲。
  即使心底在努力的安慰着自己,謝榕還是感覺到了從心底生出來的難堪。
  在趙心語這種女人面前,霍廷聲也是毫不猶豫地羞辱她。
  「原來霍總你根本不承認謝小姐的身份啊,也對,做錯了事情的人是沒有資格獲得尊重的。」
趙心語嬌笑着,望着謝榕的眼神滿是鄙夷。
  「霍廷聲承不承認我並不重要,結婚證,戶口簿上的名字一直都是我,這和霍廷聲的主觀意願沒有關係,至於你,趙小姐,霍廷聲已經給了你足夠的錢,若是你覺得錢不夠的話,我這個作為妻子的,可以再給你錢,感謝你這段時間照顧我的丈夫。」
  謝榕微笑着,完全一副大大方方的正妻模樣。
  彷彿只要趙心語開口,她就馬上可以拿出一筆錢來。
  這種毫不在意的模樣,彷彿真的沒有將霍廷聲放在心上的樣子,瞬間讓霍廷聲的心底升起了怒氣。
  「霍總,謝小姐冤枉我呢……明明我們是互相喜歡的,謝小姐這是在嫉妒霍總寵愛我嗎?」
趙心語撒嬌着,望着霍廷聲的眼神又是委屈,又是誘惑。
  這個謝榕還真是不簡單,趙心語原本以為謝榕只是一個忍氣吞聲的女人,今天晚上的兩場交鋒倒是讓她明白了這個女人不好惹。
  不過,女人再厲害又有什麼用?
  得不到男人的喜歡,不過是一個可悲又可憐的人而已。
  「謝榕,滾出我的卧室。
我和什麼女人上床關你什麼事,你以為像你一樣,只知道錢嗎?
像你這樣的女人,多看一眼我都覺得噁心。」
  霍廷聲的話語依然是這樣鋒利,三年以來,每次和霍廷聲說話,霍廷聲的言語都是這樣充滿恨意。
  原因不過是因為,當初和霍廷聲有婚約的人是她的閨蜜,也是她的表妹。
  然而最後和霍廷聲結婚的人卻變成了她。
  霍廷聲覺得她是一個下賤而又惡毒的女人,所以三年以來,霍廷聲都想逼迫她主動離婚,平日里見到更是每句話都帶着羞辱。
  然而,這一場婚姻其實是一場意外。
  霍廷聲什麼都不知道,只有一廂情願地相信自己所知道的事實。
  而這一次,在趙心語這個女人面前,霍廷聲毫不留情的噁心的字眼,謝榕覺得自己的骨頭縫都在發寒。
  一顆心彷彿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