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純情嬌妻火辣辣》[純情嬌妻火辣辣] - 第十章 近乎瘋狂的失控

  外面一直看着情況的霍廷聲緊緊地握住了方向盤,指關節都開始泛白,雙眸緊盯着餐廳里,視線停留在放在謝榕腰間的手臂上。
以他對謝榕的了解,現在那女人滿臉不情願的樣子,卻是說不出的欲拒還迎,畢竟這種把戲她在他這裡已經玩遍了,只是他沒想到,謝榕居然要把這招用在別的男人身上,不然她為何要喝下那一整杯的紅酒?
  「先生……這……」服務生早就看到了這邊的不對勁,有些擔心地朝周升走過去。
  周升眼眸一眯,道:「你是新來的?」
說著便向服務生的後面看去,似乎在找餐廳的主管。
但下一刻,那個服務生就被另一位女服務生拽走了,女服務生不住地跟周升道歉。
  「周先生對不起,他是昨天才過來的,新人不懂規矩,您多擔待!
您多擔待!
我會好好教育他的!」
  周升冷哼一聲,諷刺道:「教育?
教育什麼?
連我都不認識,可以直接滾蛋了。」
  「是,是!」
  周升朝他們翻了個白眼,轉過頭來卻發現謝榕還在推拒,明明已經被下了葯,還裝什麼清純?

在他周升面前,可從來沒有不知趣的女人!
周升冷冷一笑,直接提了謝榕的衣領,將身材纖細的謝榕從座位上提起來。
他根本不顧周圍人驚異的眼光,大搖大擺地扶着意識開始迷糊的謝榕走到了餐廳的電梯口,兩個人一同下到了地下車庫。
  霍廷聲終於開始緊張起來,趕緊發動車子前往車庫,好在這家餐廳只配備了一層車庫,不然他想要找到周升恐怕就難了。
  由於謝榕此刻的意識是處於迷糊狀態,走路也不穩健,兩人的腳步自然慢了下來,而周升也不介意這樣的速度,反而邊走邊用手把謝榕肩膀的衣服扯了一扯。
  可就算謝榕肩膀上的衣服被扯亂,周升也沒能看到什麼春光,便有些遺憾地咂咂嘴,似乎不耐煩起來。
於是周升再讓謝榕的腰貼近了他的身體,用力帶動謝榕的身子,走到了他自己的車子旁邊。
  謝榕意識雖然迷糊,但也知道面前動手動腳的人是周升,她明明感覺自己在用力地推拒,可使出來的力道卻偏偏很小。
  「你這小手的力氣也是有很有情趣啊,來,往哥哥這兒推推?」
周升邪笑着握住謝榕的手,再放到自己的胸膛,胡亂地來回蹭了蹭,又笑道,「還有哥哥這兒,你一定會喜歡的。」
  這下謝榕的意識有些清醒了,可動作還是毫無力氣,她驚恐地任由周升摸着她的手,怎麼抽都抽不回來,絕望中只能用腳胡亂踢動着。
  在慌亂之中,周升被謝榕那亂動的雙腳踩到,他有些動怒,一把抓住了謝榕的長髮狠狠拉扯,還用膝蓋頂開謝榕的雙腿,以一種嫻熟的姿勢讓謝榕的雙腿無法閉合。
  謝榕叫都叫不出來,心裏一片恐懼,頭皮被拉得幾乎要裂開,只能拚命護住自己的頭髮,來回拉扯間,謝榕不由得產生反抗的本能,用長指甲掐入了周升的手背。
周升一痛,什麼憐香惜玉、什麼情趣全都被他拋在了腦後,他狠狠給了頭髮散亂的女人一個嘴巴,將人整個兒都拉到身前,再狠狠將她壓在車窗上。
  「叫不出來?
倒是很沒有意思啊…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