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被祖上拉去構建家門榮耀》[穿越之被祖上拉去構建家門榮耀] - 第8章 武則天,教導我生存的智慧

「你來到這個時代,可能也是天意,遇見你和你相談,也算解了我老太太心中很多的困惑。」武則天由衷的嘆道。

和武則天的相談,越來越讓孟欣覺得武則天是個被歷史曲解了的人物,越來越覺得她是個奇女子。

「對了,你以後有什麼打算?」武則天突然問道。

武則天的這個問題讓孟欣頓時產生了一種新希望,起碼武則天是有了放自己的意願。

「在哪個時代都要活着,在我那個時代打螺絲是種活法,在這個時代看看什麼可以掙錢就先做着,活下去再說。」孟欣的回答武則天很是滿意的點了點頭。

「你這樣想就對了,人最大的問題都是不願活在當下,都是野心害了自己,我從一個宮女走到天下至尊,每一步都是為了活着,都是活着的信念推我到了這個地位。人決定不了事,都是事推着人走。」武則天頗為的感慨,也算是近八十年人生的智慧總結。

「這兩天我就放你回去,不過呢,等哪天我又想找你聊天了,我會派人接你的,這是你和我的約定,你不算是我的臣子,我也不算是你君主,畢竟我們是兩個不同的時代的人,就當朋友吧!」武則天的話語裡帶着一絲誠懇。

孟欣被武則天這突如其來的一番說辭有點驚得不知所措。

突然,武則天又語氣一轉,氣勢陡然恢復了女皇的威嚴:「不過么,有一點你要記住,人是不可以按自己意志逆時勢行事,哪怕有着預知的本事。希望你謹記!孟欣!」

第一次聽到武則天叫自己的名字,孟欣知道這是武則天對自己的示警,趕緊拜伏在地,聽着腳步的離去,等到再抬頭,牢房中又只剩下孟欣一個人了。

不久之後,那兩個看守他的黑衣人回來了,其中一個手裡端着一壺酒,對孟欣說道:「這是皇上賞賜你御酒,趕緊謝恩。」

孟欣跪拜謝恩接過御酒,御酒是什麼滋味?還真沒喝過,沒想到自己來了唐朝居然有機會喝上御酒,要是哪天回去了,這可是足夠吹牛的了。

沒做他想孟欣迫不及待的的就端起來往嘴裏倒,真不錯,味道柔和,比起自己那個時代的酒來說味道真是好太多了,又不沖嗓。孟欣還沉浸在御酒的味道中,就只覺得兩眼一黑,然後什麼都不知道了。

等到再睜眼的時候,孟欣第一眼看到的就是自己的老兩位祖宗:孟谷和陸巧雲。

「醒了醒了,你終於醒來了。」孟谷開心的叫了起來。

孟欣摸了摸自己的腦袋,感覺還有點暈暈沉沉的,怎麼回事?孟欣掙扎着坐了起來,才發現自己已經不在那個狹小的地下牢房,而是回到了何老頭的家中。

「怎麼回事?」這一刻,孟欣還有點不大相信這幾日發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一切看起來太過虛幻了,就像做了一場夢。

陸巧雲端來了一碗茶,遞給孟欣,孟欣接過喝了一大口,才有種緩過來的感覺。

「你沒事吧?感覺怎麼樣?」孟谷的關心是真心的。

「還好,只是還有點暈暈的。」

「他們沒對你怎麼樣的吧?」

孟欣心裏一動,自己這個鬼精靈的老祖宗開口就是「他們」,顯然他是知道對方的身份了。

見孟欣沒有開口說話,孟谷又自顧自的說到:「當今聖上也太厲害了,我們才來長安城幾天,就被她知道了,她是怎麼知道的?莫非真如傳說中一樣耳目遍布天下?」說這話的時候他還四周張望了下,彷彿武則天的人就隱藏在附近。

「我被抓走後發生了什麼?」孟欣忍不住開口問道。

「我們幾乎同時被抓走的,你前腳剛被抓出門,我們後腳也就被幾個人全帶走了。那時我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以為這次完蛋了。」孟谷還心有餘悸。

「後來呢?」

「抓我們的人,老何頭後來告訴我才知道是內衛,那是當今聖上身邊最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