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獸世:霸道獸夫纏上我》[穿越獸世:霸道獸夫纏上我] - 第7章 二副史白邪

一進來,便看到了某女四仰八叉地佔了一半的床!眼睛似睜未睜,就像一隻慵懶的貓兒在等待她主人的愛撫。

嘴角微勾,原來她的小艾艾這麼隨性,這架勢應是已經等本座就寢等許久了吧!

快入睡的艾潼突然覺得身邊一重,好像什麼重物砸到了自己身邊,不由得一睜眼。

!!

「怎麼?本座來了,等久了吧。」

什麼?!

艾潼一臉懵圈,但是此刻二人之間危險的距離讓她無法忽視,一個機靈,測過身便把雙腿從左右兩邊收了回來,隨後坐在床上一處。

「那個,夜…夜洹,你怎麼來了?」

「這是本座的寢殿,本座當然要睡在這裡。」夜洹微微一笑,好整以暇地望着眼前局促的小東西。

「喔,那,那什麼,男女有別,啊不,雌雄有別,我馬上就去地下睡。」艾潼說完就準備抱着一層羊毛毯子去旁邊的榻上睡,榻離床還是有些距離的,畢竟床那麼大!

沒辦法,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誰叫她勢弱呢,睡地上的只能是她啦!這點自覺艾潼還是有的。

還不等艾潼起身落地,就被一雙粗壯有力的大手抓住了手腕,一個大力,艾潼整個人被慣性拉回,一下子撞進了夜洹的懷抱。

「本座許你走了嗎?」不輕不重的話語淡淡得從某王薄唇中溢出。

不怒,但冷。

「我,我,我還沒適應,咱們才剛見面,就睡在一張床上…不太好吧…」艾潼不好意思地嘟囔着,卻不敢大聲。

對男女之情一無所知的艾潼來說,男人!是個危險的物種!每次都不會距離對方一米之內,那樣會讓她覺得自己的安全區遭到了威脅。

她本了無牽掛,上一世未能做的事,今世她私心裏很想勇敢一次。雖然眼前這獸冷漠、霸道,但也算是酷帥酷帥了,而且還有一種說不出的魅力,每次都不敢直視他的眼神,那像漩渦深潭一般的眼眸,讓人微醺。

艾潼正在非常嚴肅地思考人生大事。在夜洹眼中卻是欲拒還迎,盛情邀約。

「艾艾,本座喜歡你在身邊,除了本座這裡,天下之大,你哪都不能去!」本是膩歪的安慰之語,卻被某洹硬生生說成了**裸的威脅恐嚇。

這夜洹,還真是霸道。原來被人管着的感覺是這樣的。

艾潼心裏雖有畏懼,也有一絲絲甜蜜,夜洹雖然嘴上說著狠厲之言,但卻絲毫沒有那種殺人的戾氣,甚至帶有一絲玩味。

打過幾個回合的二人,也逐漸摸清楚了對方的一些脾好。

於是某女只能被夜洹禁錮在懷裡,還好夜洹沒有做什麼很過分的事情,僅限於抱抱。

看來這隻獸表面上不羈放浪,張口閉口都是威脅,實際上卻是什麼也沒做,還是個純情獸誒誒~~~

有着這樣的認知,艾潼便放心地沉沉睡去。

夜洹卻是睜着眼睛一瞬不瞬地盯着懷裡的艾潼,幽幽的紅星泛着黑綠色的光芒。

翌日。

風清氣正,萬里無雲,清晨的第一縷陽光艱難地透過一絲縫隙打在艾潼的臉上。

床上的艾潼揉了揉惺忪的睡眼,準備起床做早操迎接新的一天,剛坐起來才發現床上除了她,還是她。

那昨晚怎麼回事兒?我做春夢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