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獸世:霸道獸夫纏上我》[穿越獸世:霸道獸夫纏上我] - 第6章 白柔心思

議事殿。

「說,萬年冰林什麼情況?」一股森冷威嚴的氣息傳來,情報獸單膝跪地,「王,我們一隊獸與邊副史日常巡查,路過萬年冰川時明顯覺得更冷了,可是這還是熱季,邊副使心覺有異,便讓小的趕緊來稟告。」

夜洹陷入沉思,卻也沒有多大反應,只揮了揮手,情報獸會意,再次俯身便走了出去。

某獸都快休克了,他他他沒死!王沒殺他!看來王對那個美麗雌性可真是不一般!

萬年冰林,位於森獄城北部,多年來森獄城依靠北面有綿延萬里的萬年冰林而居於此地不受獸潮或其他部落大規模來襲,冰林寒冷異常,除冰系野獸外根本無法長時間存活,哪怕是他們這種擁有強大力量的獸人!

此刻竟是有融化的跡象!

那麼只有兩種可能——天災、人禍!他更傾向於人禍!

森獄城南部一座較為恢弘的建築。

只見之前送完衣服的白柔一路小跑奔向一座宮殿,沿途機警地避過一些守衛,實在避不開的便找個由頭,說是奉了命令來的,畢竟她現在不同於關在西部牢房的雌性,其他獸人根本不敢懷疑。

待到走近,白柔一臉媚笑地敲着門,「二副使~柔柔有事稟告~~~」

一陣發嗲過後,只見面前的門無人自開,留有一處一人通過的寬度。

白柔見狀,嬌笑一聲,那滿臉的黃肉都要堆不住了!邁着自以為風情萬種的步伐走了進去。

屋內。

一精瘦的白衣男子背着身負手立於殿前,這麼一看,倒也是玉樹臨風?

「二副使大人,柔柔有事稟告~」

白柔又將剛才的嗲語說了一遍,期望讓眼前男子多看自己一眼。

「怎麼,沒把你送去西部牢房和那些任獸蹂躪的雌性關在一起,還讓你在城內做侍獸,不滿意?莫不是你真以為憑藉你的姿色,能夠值得這些?」

「趁着本使未改變主意,滾!」

白邪轉過身來輕蔑一笑,絲毫未給白柔留有任何情面!

要不是看在她是白虎族族長的女兒,他怎麼會留她到現在,還讓她有機會在自己面前矯揉造作!

噁心!這般貨色,他白邪還看不上!

白柔滿臉熱情被一盆冷水兜頭而下,憤恨一瞬便恢復了常態,「哎呀,二副使大人,別生氣嘛,我可是帶來了好消息!」

白邪上下打量了白柔幾眼,憑她?有什麼消息?

「大人您有所不知,今天您不在城內,城內突然天降一美麗雌性!」白柔的聲音一頓,繼續道,「那可是真美,就像是獸神的女兒一般,整個獸都如白玉一般無暇!」

「真的?」白邪聽到這,一雙白色虎眸里倒是映出些許興趣之色。

「當然!柔柔知道二副使最是喜愛顏色,尤其是美麗的,這不得了消息,就趕緊來了!

若是二副使得償所願,也不能忘了柔柔不是。」白柔眼中一縷嫉恨閃過,她一心想把艾潼毀掉,也不在乎使用什麼手段了,只要她被二副使玩過了,哪怕只有一次,王也再不會多看她一眼!

嘿嘿,到時候還不是千人騎萬人睡的貨色!

「不過……」<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