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獸世:霸道獸夫纏上我》[穿越獸世:霸道獸夫纏上我] - 第4章 侍獸白柔

寢殿之中,艾潼把這個宮殿逛了個遍,現代的生活再回想也回不去,就這麼倚靠在榻上,眺望窗外的風景,時間久了,不免看得直了眼,都有重影了!不行,她有點暈!

她實在有些無聊,對這裡一無所知,又不敢亂跑,怕遇到不可預知的風險,也不知道自己接下來會面對些什麼……

想也想不出什麼來,一天的疲憊感湧上身心,忍不住打了好大好長的哈哈,就在艾潼眼皮打架昏昏欲睡的時候,突然聽到腳步聲,她努力撐着眼皮,坐直了身子,看向來人。

只見一個穿着十分奔放的高個女人扭動着腰肢向她走來,渾身除了胸部和下身用一些獸皮遮擋再無其他,此刻她手裡托着一盤衣物,待靠近時才看清她的容貌。

皮膚黃黑,頭髮凌亂的被類似布條的帶子捆在腦後,一張超級香腸大嘴,比較惹人注目的是她的臉上都一些白色的條紋狀線條,整個眼眶彷彿是畫了墨色眼線一般,但可惜的是她的眼睛不睜開都看不到縫……?

與此同時,這個雌性也在打量艾潼,聽白詭副使說王得了一個不可多得的美麗雌性,她倒是要來看看有多美! 再美,能美過她多少!

可她再怎麼也沒想到,這個雌性竟是這麼特別!竟與她們長得都不一樣!

大陸上怎麼會有這麼白的雌性,五官長得好小又很勾人,為什麼她的腰那麼細,哼!肯定不好生崽!

雌性眼底流露出嫉妒,引以為傲地挺了挺自己飽滿的胸部,但很快就收了起來,轉而一臉賠笑。

「哇!你好漂亮啊!我叫白柔,我是來給你送衣服的。」白柔一邊說一邊將衣服放到了床邊。

「你好啊!我叫艾潼。謝謝你送來衣服。」艾潼也是面帶微笑的應着。

艾潼當然注意到了白柔剛才挺胸傲視的態度,雖然此刻她那張不敢讓人恭維的臉上洋溢着善意,但是現在身處獸世,一個行差踏錯,就是萬劫不復,她,不敢賭!

只要她不害她,那麼這些她也不會去計較,平白讓自己心煩。

白柔看着這個一臉溫柔善意的雌性,覺得她的性格定是好拿捏的,不日父獸會來解救雌性,如果趁機把這個美雌性帶回去送給父獸,看我不讓她知道誰才是最高貴最美麗的雌性!這般想着,白柔便坐到了艾潼的身邊。

「我可以叫你潼潼嗎?我在這裡也沒什麼朋友,這裡的獸人都不拿我們雌性當獸看,經常打罵我們……」說著,還硬生生擠出了幾滴眼淚。

艾潼也不戳破,一邊聽她唱戲,一邊聽着外邊的動靜,「我本來是白虎族的雌性,族長是我父獸,可是有一天被森獄城的獸人擄了來,他們逼迫我生崽,要不是我委曲求全,早就被扔到魔獸森林喂野獸了!」

白柔哭訴完還不忘看看艾潼的反應,小樣,我這招百試百靈,那些頭腦簡單的獸人被我哄得一愣一愣的,要不然怎麼走出西部牢房!

艾潼聽着這番言論,來了興緻,看來打探情報的人就在眼前,得抓住啊!

「天吶!他們也太不是人…獸了!你沒事兒吧?」還不忘附帶擔憂的眼神。

哎!艾潼最討厭做戲了,就是不喜歡逢場作戲,人際關係那些虛與委蛇,所以她從來不深交朋友,也可能是她本身就敏感吧。

但是理想很美好,現實很骨感!

「白柔,那這個世界是怎樣的呀?」艾潼緊跟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