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獸世:霸道獸夫纏上我》[穿越獸世:霸道獸夫纏上我] - 第3章 王殿見聞

森獄王寢宮。

森獄王將懷裡的艾潼不緊不慢地放到床上後,站直身體,矗立在床沿,雙手背在背後,居高臨下地看着她。

一大片陰影覆蓋在艾潼眼前,她想忽視都做不了。他要做什麼?任誰被這麼盯着,也都會不舒服的吧……

「雌性,你叫艾潼?」

「嗯……」

「艾潼?誰給你起的名字?這麼奇怪?」

「是……我父獸母獸,在我印象里,艾潼是美麗繁盛的意思。」艾潼看這裡是獸世,也不能說的太離譜,只能說自己有父獸母獸,但也不能說太多,避免起疑。

「呵,好一個父獸母獸!」森獄王聽到父獸母獸兩個詞的時候明顯身上冷意更甚,艾潼哪怕與他隔着距離也忍不住抖了一下。

還不待艾潼有所反應,森獄王便收起了冷意繼續刨根問底,「美麗繁盛?」

說完上上下下打量着她,從頭髮絲到腳底板,幾乎不放過每一寸,好像寸寸片肉一樣在凌遲。

艾潼雖然低着頭,卻也能感受到他毫不掩飾的目光,不自在地咬着下嘴唇聳了下肩膀,想要減輕這種壓迫感。

「美麗倒是貨真價實,白瓷般的皮膚,又有那麼小巧的臉蛋,小鼻子高高的,配着這雙滴溜溜亮的小狐狸眼倒是別有韻味!」

說著又往身上掃了兩眼,「身子倒是像山峰一樣凹凸有致,就是矮了點瘦了點……」還不忘點點頭,一派很認真的樣子,心裏想着以後把小雌性養得白白胖胖的,畢竟是他的所有物,也不能太丟人了。

「……」

你才瘦,我這身材在我們那兒好歹也算是很完美了好吧,**,要啥有啥!一米六怎麼了?就仗着你那兩米的身高壓榨人!

艾潼在心裏已經將森獄王狠狠地數落了一頓,但是她也只敢在心裏吐槽,天哪!若是她敢直接說出來,怕不是剛說一句就被挫骨揚灰了!

若是外面的一眾下屬看到王這般表現,早就驚呼到暈死過去,原來他們王可以一次性說這麼多話!真是天要下雨,王要嫁人…啊呸…是王要嚇人!啊不——嚇獸!

森獄王看小雌性並未答話,以為小雌性是有什麼不舒服的,「你把全身裹得這麼緊,不熱么?」

雖然這樣穿看得他好像透過衣服看到小雌性的輪廓,但是不舒服就不能扛着,誰讓她是自己這麼久以來選定的唯一一個雌性呢!

「啊?好像是有點熱哈。」艾潼一臉尬笑,打着哈哈,其實經過剛才連番驚嚇,身上早已經被冷汗浸**,再加上這裡天氣分外炎熱,可不就像水裡撈出來的。

再看了下自己穿的啥衣服,緊身針織上衣,黑色牛仔褲,外加一雙小皮靴……

這也太,太厚了。

教授啊!你看看你的實驗多失敗!到了一個奇怪的獸世大陸就算了,你也不給我打一個預防針,我好歹準備點啊!如今就穿着這奇怪的衣服來了。

森獄王看着她的一系列表情動作,由羞轉驚,由驚轉悔,由悔轉哀,好不豐富!

以為她是熱得太難受了,想脫衣服,又不好意思在自己面前脫,「待會兒本座叫人給你送衣服來。」

艾潼點了點頭,算是回應,收起了心情的波動復低頭,不敢看他。天知道!害怕他是真的!

「本座長得很恐怖?」森獄王微微蹙眉,忍不住俯身捏着她的下巴,硬抬起她的頭與自己對視。

「不嚇人啊,特好看……」

「呵,是嘛?倒是嘴甜。」說完,邪肆一笑,深深地看了她一眼,然後轉身準備離去。

不過沒走幾步又停下,側頭威脅道,「本座的宮殿位於森獄城最高處,若是不聽話出了什麼意外……你,會死得很慘!」說完頭也不回地走了出去。

艾潼看着他消失的身影,還有些驚魂未定,拍了拍自己起伏的胸口,誰要瞎走啊?我才不傻呢!四處都是怪獸,還有個大怪獸,連周圍環境都還不清楚,誰敢冒冒失失到處跑啊!

救命啊!這真的是一步走錯,一命嗚呼啊!

那她現在就只能呆在這裡了。等了解的足夠多了,再想辦法看看能不能回去,就算不能回去了,起碼也要讓自己在這個世界平平安安活下去。

哎!這麼一想,艾潼釋然了許多。感覺那個臭男獸已經走遠了,便撐起了身子抬頭觀察了下四周,嗯,只能說,好暗啊。

但是頭頂上好像有一顆拳頭那麼大的珠子在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