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後:成為黑切黑暴君的心尖寵》[穿越後:成為黑切黑暴君的心尖寵] - 第7章 小時候可憐而又令人憐憫的夜冥寒,如今——今非昔比(2)

感情。

父皇的死很蹊蹺,如果要說跟他沒有關係的話,夜冥絕自己都覺得有些不信。

幾年前,夜冥寒還沒有繼位的時候,所有的皇子兄弟還有十幾個。

如今這幾年過去,已經物是人非。

不算夜冥寒的話,加上自己,也就剩下三個了。

說真的,自從夜冥寒繼位之後,他整個人就變了。

但是那樣的人,於天啟而言,根本就不適合做這一代君王。

「絕哥哥!」

突然,不遠處小跑過來了一名女子。

女子一襲粉衣紗裙,秀雅絕俗,全身上下好似自帶靈氣。

裸露在外的肌膚很是嬌嫩、整個人氣若幽蘭,說不盡的靈動可人。

由於她的一聲叫喊,瞬間拉回了夜冥絕的思緒。

「絕哥哥你太壞了,昨日讓你陪我去郊外賞景,你說沒空,現在竟然陪這個傢伙下棋。」

隨着女子的聲音一落,子書逸軒卻不樂意了起來。

頓時起身說道:「我說高大小姐,你能不能有些禮儀和那啥。

你又不是屬兔子的,大老遠從那兒蹦到這兒不累嗎?

再說了,一來不給我行禮也就算了,站在你面前的,可還有個南陽王呢!」

女子被子書逸軒的話,激得整個人不由得一噎。

說真的,要不是因為夜冥絕在旁邊,她早就一巴掌把他呼出老遠了。

一點眼力勁都沒有,她都追絕哥哥追了多少年了。

但凡絕哥哥身旁有別的女子,她都能有點事做。

可是——

怎麼每次出現的都是這個傢伙呢!

要不是她相信絕哥哥,絕對不會有龍陽之好。

她高尤靈都要懷疑這兩個人,是不是有什麼了。

而且這個臭子書,每次一碰到他准沒好事,就知道揭人短。

夜冥絕見女子突然一副委屈的模樣,淡淡一笑的說道。

「好了,不要聽子書的,在本王面前你無需多禮。

對了,不是說要去郊外么,本王正好這會兒也沒什麼事,那就一起去吧。」

子書逸軒微微擰眉,想着自己跟着去,總覺得自己是個第三者,尤其在接收到高尤靈那威脅的視線之後。

他不禁咽了咽口水,隨後趕忙找了個理由,拍拍屁股跑了。

夜冥絕見他一副落荒而逃的樣子,有些不明所以。

隨後又正巧看到高尤靈嘴角那抹狡黠的笑意,便一下瞭然。

這麼多年來,女子的種種表現,夜冥絕又怎麼可能會感覺不到。

先不說她有婚約在身,再者,他對她並沒有男女之情。

若硬是說有什麼,那麼——

唯獨有的,也就是把她當做妹妹罷了!

待續...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