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後:成為黑切黑暴君的心尖寵》[穿越後:成為黑切黑暴君的心尖寵] - 第7章 小時候可憐而又令人憐憫的夜冥寒,如今——今非昔比

夜冥絕聞言,神色平靜的下着自己的棋子。

對於子書逸軒的話,他自然能夠猜出他的心思。

只不過,他那個皇兄可不是那麼輕易就能夠打倒的。

否則的話,早在他八歲之前,就已經死無數次了。

尤其有一次,夜冥絕印象尤為的深刻。

那是一個寒冬臘月,外面正下着鵝毛大雪。

恰巧又是父皇的壽宴,所以很多的皇子和公主,都在自己母后(母妃)的精心準備下,讓他們挨個的給父皇贈送禮物和驚喜。

而就在壽宴開始的時候,似乎所有人都到齊了。

可是,就在父皇正欲要發話的剎那,大殿的門口,卻突然出現了一個小小的身影。

他穿着破爛不堪,身上只有兩件單薄的衣服,鞋子也破了,能夠很清楚的看出,他的手腳被凍得通紅。

也不知道是什麼原因,他的臉上被劃破了皮,正有血順着他的臉頰往下流。

對於眼前的這一幕,整個大殿的人都一陣詫異了起來。

都忍不住紛紛的去猜測,那個小男孩究竟是誰。

然而,轉念一想,這裡可是皇宮,生活在這裡的小孩,無非就是皇子和公主。

只不過,在見到眼前的這個髒亂不堪的小皇子時,所有人的眼中都不由得露出了同情和憐憫,甚至還有疑惑。

然而,眾人的內心如何想,但是那一刻,他們卻不敢多說一個字。

至於當時的夜冥絕,正好就落座在最後一排的位置。

因為他母后的地位,所以他只能坐後排的位置。

而正因為如此,他才恰巧離夜冥寒最近。

那個時候他還不是很懂,就只知道夜冥寒想要進殿對父皇說些什麼。

只是他冷得全身都在顫抖,說出的話讓人一個字都聽不清。

但是他能夠看出來,從夜冥寒出現的那一刻起,父皇的臉色就已經變了。

直到最後,他開口想要說話的時候,父皇那道渾厚而又透着明顯怒意的聲音,驟然響徹了整個大殿。

【把他給孤拖出去杖責十大板,壽宴本就是喜事,如今見了血,還談何喜事?】

那一次,父皇怒氣騰騰的丟下那句話,壽宴也沒有再繼續,直接就離開了。

至於夜冥寒,十大板下去,很多人都會覺得他會一命嗚呼!

一來,他沒有母后的撐腰,父皇對他也是從未管過。

所以打他板子的公公,絕對不會手下留情的。

二來,夜冥寒當時也不過是一個五歲的孩子。

如果換成那個時候的他,估計他連一板都受不了。

只可惜,那個時候的夜冥寒,還值得人同情。

可是現在——

他殘暴嗜血,手段狠辣,似乎除了他自己,整個人就沒有一絲的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