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書作死指南》[穿書作死指南] - 第5章 師尊醉了

「腿麻了?」顧秋池有些不好意思,他坐回原位。

顧秋池說道:「為師幫你揉揉。」

話音未落,顧秋池單手已經觸碰到了洛江雨大腿上。

「啊!」洛江雨倏地站了起來,他背對着顧秋池,「師尊先下車吧,弟子等會下去。」

顧秋池不解,但還是乖乖下了馬車。

馬車外,成明等人已在外面等候。

顧秋池跳下馬車,「聽說這裡有邪祟,在哪?帶本宗師瞧瞧。」

陸員外見到顧秋池一副仙風道骨的模樣,他非常之狗腿的湊上前來。

「仙君莫急,只是小邪祟,想必仙君日夜兼程,定是勞累至極,請仙君移步府內。酒菜已上桌,仙君先吃點東西。」

陸員外盛情難卻,只好硬着頭皮答應了。

眾人已經落座,顧秋池左顧右盼見人還沒來,便說道:「成明,先等一等,江雨還沒來。」

成明放下手中筷子,有些不耐煩道:「他還能去哪?指不定又去偷雞摸狗了。」

顧秋池眉頭微皺,嚴肅道:「成明。」

這時,洛江雨滿頭大汗的走進了大堂內。

他隨意用手擦了一下臉頰。顧秋池走了過去,掏出他隨身攜帶的菊花手帕給他,「幹什麼去了,擦擦臉。」

洛江雨接過手帕隨意擦了一下臉,他不想弄髒手帕,可終究是髒了。洛江雨說道:「師尊,手帕髒了,等我洗乾淨了再還你。」

「先吃飯吧,吃完飯還有其他事情要忙。」

眾人落座後。成明食指大動,迫不及待夾了一塊肥肉。

薛小染見他狼吞虎咽的模樣,輕輕笑了一下。

顧秋池見到兩個孩子因為一桌上等飯菜而開眉展眼,他這個當師尊的心裏有些無地自容。都穿書了,還是大宗師的級別,竟然連溫飽都解決不了。顧秋池內心不由又將作者狠狠*了百遍。

一頓飯吃的很快,顧秋池只吃了一些青菜。席間,洛江雨給他夾了幾塊肉食,都被顧秋池已修者清心寡欲給推辭了。

顧秋池想吃啊,他比誰都想,可這些東西他上輩子已經吃過了,吃夠了。這輩子他不想再吃了,他想讓還沒有吃過的人吃,因為他太窮了,怕吃慣了戒不掉。

吃完飯,陸員外帶着眾人來到了後院。

陸府很大,後院有一處不小的園林。穿過海棠花下,眾人身上帶着淡淡清香。

這時,陸員外在一處別院門口停下,「仙君,邪祟就在這裡,那東西在我兒身上,望仙君除祟時不要傷到我兒。」

成明最是聽不得別人說他家師尊的壞話,他環抱着佩劍,說道:「你當我家師尊是大街上隨意找來濫竽充數的嗎?」

「……」

別人或許不知道,但你家師尊還真就是大街上賣藝的。

成明還想再說,顧秋池打斷道:「好了成明,先看看是什麼邪祟再說吧。」

洛江雨正要推開門窗,被陸員外突然打斷,「小仙君莫急,這能在外面看,不能進去。」

洛江雨回眸看着他,問道:「為什麼?邪祟在裏面為什麼不讓進去,不進去怎麼除祟。」

顧秋池用劍尖在紙窗上捅了個洞,俯身抬眼向屋子裏面看去。

只一眼,顧秋池怔怔的問道:「陸員外,您,您帶我們來錯地方了吧,這是一間女子的閨房啊。」

「……」

陸員外哭哭戚戚,用袖子擦了擦眼角,說道:「我兒命苦啊,成婚不到一年妻子就拋棄他而去,過了有半個多月,他就成這樣了。」

顧秋池看着事情不簡單有些棘手,據他所了解,屋裡的男子一定是被黑白雙生鬼給迷住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