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書作死指南》[穿書作死指南] - 第4章 臉紅個泡泡茶壺

「請問,顧仙君在嗎?」

顧秋池灰頭土臉的躲在了洛江雨身後。洛江雨知道師尊臉面薄,他出來打圓場道:「師尊不在,他,他還在睡覺。」

來人一身家僕打扮,神色顯得很慌張,他對洛江雨說道:「請小公子快快請你家師尊出來,我家少爺快不行了。」

顧秋池趁人不注意提了一桶水繞到了道觀後面。洛江雨打着哈哈道:「什麼公子?我家師尊從來沒有別的朋友。」

男人解開腰包,掏出一包錦囊,「這是給你家師尊的定金,有一百銀,事成之後還有一百銀。」

洛江雨還從未見過這麼多錢,他有些懷疑來人的目的了。

洛江雨說道:「你先在此等候,我去叫師尊。」

進入道觀里,洛江雨將身後大門關上。這時,顧秋池正在道觀里洗臉,他將身上的衣服脫了,還沒來的及換件新的。洛江雨剛進門看了個精光。

洛江雨捂着眼,「啊,師尊,我什麼也沒看到,什麼都不知道。」

顧秋池無語,他拿毛巾擦了擦臉,說道:「什麼亂七八糟的,剛才那人來幹什麼的。」

顧秋池換了一身乾淨的衣服。洛江雨才將捂在臉上的雙手拿開,「剛才那人說什麼他家公子,還要塞給我一百銀,我沒要。」

「哦,看來是有人家裡鬧了邪祟,請我去除妖的。」

「師尊,你前幾天才受傷,現在傷還沒好……」

顧秋池斜乜了他一眼,「這一點小傷,也能傷的了你師尊我?」

洛江雨:「……」

也不知道是誰躺在床上六七天下不來床,吃飯都是讓人喂的。洛江雨覺得,他攤上這個師尊,簡直比當了六個孩子的爹還難受。

「好了,你去將你師兄師姐叫醒,今天帶你們見識一下什麼叫真本事。」

「是」

言閉,顧秋池一甩衣袍,大步流星出門去。

門口站着的那男人見到顧秋池先是一愣,正要開口。顧秋池打斷道:「邪祟在哪?見到本宗師還不快快現行。」

男人:「……」

顧秋池以為那男人認出了自己,他右手一揮,一道青色流光自掌中溢出,化作一柄利劍。

男人大喜過望,他當即跪在了地上,「求求仙君救救我家少爺,我家老爺不能沒有少爺啊。」

顧秋池顯得高深莫測,他站立在道觀門口利劍背在身後,左手不知道什麼時候拈了一朵海棠花,緩緩開口道:「我與邪祟勢不兩立,求與不求,本宗師定當去除了那邪祟。」

這時,洛江雨出來了,他扶起跪在地上的男人,「還請快快帶我們去見一見小公子,若真是邪祟的話,人恐怕現在已經快要不行了。」

那男人聽到快不行了,嚇得驚慌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