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書作死指南》[穿書作死指南] - 第2章 倆狗爭飯碗

顧秋池來不及多想,系統也不會給他考慮的時間,關鍵是,這兩個選擇有區別嗎?

他只能暗叫倒霉,無奈只能接受黑袍男子的挑戰。

那黑袍男子搬來兩塊大石板。顧秋池懵了,這是什麼意思,難道要讓自己和他比試胸口碎大石??

顧秋池猜的不錯,黑袍男子的比試正是顧秋池最擅長賴以生存的絕活,胸口碎大石。

這可是顧秋池的絕活,他想到以後去達人秀,主持說你會什麼絕活。顧秋池默不作聲,高深莫測的讓人搬來兩塊大石板往身上一壓,定會引得全場觀眾為自己驚呼吶喊。

和他顧秋池比試胸口碎大石這不是關公面前舞大刀,不自量力嗎。

只見那黑袍男人躺在席榻上,白袍女子搬了一塊石板壓在他身上。

一塊,兩塊,三塊。

顧秋池看的心驚膽戰,他不知道自己這幅弱小的身軀到底能承受幾塊石板,但至少是能捱一鎚子的。

黑袍男人身上壓了三塊石板,他躺在席榻上示意顧秋池過去。

顧秋池找了個乾淨的地方躺下了,白袍女子過來問道:「仙君最少也要三塊石板才能打為平手,要是仙君能承受四塊,我們自覺認輸。」

顧秋池果斷道:「四塊。」

這是系統發佈的第一個任務,要是輸了的話,他們可就沒有了生活保障,為了保住自己的飯碗,顧秋池甘之如飴。

四塊石板壓在身上說多不多,說少也不少,但最主要的是能捱到四塊石板全部被砸碎。這對於普通人來說確實難了點,但對於顧秋池這種金丹中期修為的散修來說,這根本不算什麼,頂多事後在床上多躺兩天。

因為顧秋池身上壓的石板多,所以先從顧秋池開始。

掄鎚子的是那個白袍女子,顧秋池原本想讓他的徒弟來替自己掄鎚子的,可不管他怎麼叫,那邊的徒弟像是根本沒看到一樣,眼中無光,像是被什麼東西迷住了一樣。

只好由白袍女子代為掄鎚子。

「砰」地一聲。顧秋池只感到胸口處傳來一陣劇痛,緊接着呼吸急促。來不及多想,白袍女子又一錘落下。

這一鎚子可比上一錘重的多了。胸口碎大石有一個不成文的規矩,就是不管表演者身上壓了多少塊石板,最多只能掄三鎚子,若是三錘落下,表演者身上的石板有一塊未碎都算失敗。

這已經是第二錘了,顧秋池身上壓的石板只碎了兩塊。顧秋池想用靈力護住胸口,可不管他怎麼催動體內靈力,竟是沒有半點反應。

<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