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奇逆神》[傳奇逆神] - 第5章 劍名:謫天

雖說中途有個小插曲,但蒼逆凡也沒太在意,不就是個跳樑小丑嗎?隨隨便便就打服了。

可鳳蘭天經歷的事要比蒼逆凡多的多,也想到了許多蒼逆凡想不到的地方,面色凝重,他不想讓蒼逆凡再重蹈他的覆轍

不行,五弟是為了我才結下樑子的,我必須要保下他,事到如今,只能去請四弟了,也只有四弟,才能讓他們收斂幾分。

念及於此,他也無心陪蒼逆凡去藏寶閣了,朝他打聲招呼,便主動離開了。

「三哥怎麼有點怪啊,算了我自己去也行。」

他也沒問那麼多,獨自一人去了藏寶閣。

看守藏寶閣的是一白髮老頭,提着一酒葫蘆,翹着二郎腿,雙眼微閉,在那悠哉悠哉地喝酒。

這老頭看似邋裡邋遢,但能看守藏寶閣這宗門重地的又豈是尋常之輩?

因此,蒼逆凡語氣十分客氣,道:「前輩下午好,小子我前幾日剛開始修鍊,正缺一本功法,不知前輩能否指點一二,晚輩定當感激不盡。」

那老頭睜開一隻眼瞥了一下蒼逆凡,喃喃自語道:「嗯,還不錯,有點東西。」

之後他便站起身來,捋了捋長須,把自己當成世外高人一樣,對蒼逆凡道:「老夫今日心情甚好,既然是宮中弟子主動求我,作為長輩,的確該指點你一二。」

「去二樓吧,那裡有一本叫做《大奔天雷訣》的功法,挺適合你的。另外,也別怪我沒提醒你,千萬別亂碰其他東西,很多東西你都碰不得。」

「謝前輩叮囑。」說完他便去了藏寶閣二樓。

進去之後可把他呆住了,這藏寶閣大的離譜啊,密密麻麻的功法秘籍擺滿了書架,幾根參天大柱直拔雲天,牆壁上還刻滿了密密麻麻的壁畫。

「這也太奢華了吧。」蒼逆凡忍不住心中感嘆。

當他去找那本功法時,這才想起自己忘問那位前輩具**置了。

完了,這可如何是好。現在蒼逆凡是進退兩難,出去請教前輩的話定會被前輩看低,不去的話,這得找到啥時候啊。

算了,今天有的是時間,就算是一個一個找,也不能被前輩看輕。

想通之後,這可憐的娃兒竟真的一個一個的翻找,可把他累的不輕。

「咦,這個難道就是?」在不知道找了多少次後,他終於在萬千藏書之中找到了這獨一份。

真的是一把淚呀,現在估計已經凌晨了!也管不了那麼多了,拿起這本功法就往藏寶閣外跑去。

正當他要衝出藏寶閣時,他的心裏突然出了一股悸動。

好熟悉的感覺,到底是誰在呼喚我?

也不知是不是被這股感覺吸引,他竟然又折返了回去,憑着心靈感應,他找到了那股悸動的源頭。

映入眼帘的是一把殘破的斷劍,劍身損壞嚴重,可以說是千瘡百孔。

但就是這樣一把給誰誰都不用的斷劍,卻引的他心神共鳴,眼神中全是久別重逢的喜悅與感慨。

蒼逆凡十分不解,為何他的心中全是懷念,就像是曾經無數次使用過它一樣。

那斷劍好像通靈了一般,竟主動飛了起來,撲到蒼逆凡懷裡,就像是見到了自己的父親一般歡喜雀躍。

「可憐的傢伙,被人拋棄了嗎,我們真的挺像的,既然如此我便收下你吧。」

他望着手中的斷劍,雖然殘破不堪,但上面依然刻着兩個大字――謫天。

「謫天是吧,以後我們就相依為伴了,你幫我斬盡眼前敵,我帶你看盡天下景。」

劍身搖晃,像是聽懂了他說的一般。

「走啦,該帶你回家了。」

可他沒想到大熊那邊卻遇到了大麻煩,大熊也是可憐,任他怎麼想也沒想到,給蒼逆凡下禁足令的竟是鳳九這位狠人。

相傳,鳳九收的男僕就沒有活過第二夜的,誰又能想到蒼逆凡偏偏是個例外,這可把大熊給搞懵了,實在是太匪夷所思。<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