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戰神娘子後帶着全家去逃荒》[穿成戰神娘子後帶着全家去逃荒] - 穿成戰神娘子後帶着全家去逃荒第4章  (2)

就算了,還處處為難,我呸。
李三行咬緊牙關,無言反擊。
林靈盤算了一下自己還剩下的物資,糧食是一點也沒有了,僅餘一口破鍋,四隻兩全兩破的碗和幾雙筷子,兩個小布袋,一個裏面裝了幾身又舊又爛的衣服,沒有鞋,她瞧李元喜腳上的鞋已經露了腳趾,她的鞋側邊也開了口,一個水囊和一個破罐子,這就是所有的財產了。
也難怪這些沒人搶,丟在路邊也不一定有人撿。
李九言家真可謂是家徒四壁。
李三行的父親是李九言的大伯,已經過世,還有李老太活着,李老太身體不太好,當年李九言也是看在李三行兄弟幾個有老母親要照顧,他一人吃飽全家不餓,才替他們入伍的。
李三行娶了妻子還有兩個兒子,李四行去年成婚的,妻子肚子里有一個,還沒落地,李五行十二歲,算是個半大的孩子。
李三行一家在李家村原就不是什麼富裕之家,要逃荒也沒有多少物資帶在身上,一家也就李三行和李四行還能頂點用,其他人能顧全自己就不錯了。
李老太把林靈拉到跟前,乾裂的嘴唇子,滿面的哀愁,眼裡透着死寂,誰也不知道這趟路是不是能求活,九言家的,咱們家的情況你也看到了,不是不幫,實在是有心無力,如今家裡真的拿不出什麼糧食,只有半袋子雜麵,你拿回去吧,帶着孩子們自己尋個活路,不能綁在一起大家一塊死,老婆子年紀大了不要緊,可還有一家老老小小要活命。
李老太落下淚來,林靈瞧在眼裡,有些刺目,人性都是自私的。
李元喜帶着兩個弟弟默默的看着,聽着,心裏涼得透透的。
現在好了,想要抱的大腿人家不讓。
李三行的人不帶着他們,他們只能跟着林靈,林靈就是一個自私自利只為自己的,壓根就不會管他們,他們遲早是要餓死的。
李元喜落下了淚。
遺憾臨死之前也不能見爹一眼了。
人不為己,天誅地滅,老太太活了這把年紀,也是個通透人。
她瘦弱的肩也能扛起一個家,明日我就帶着元喜他們自個兒管自個兒。
靠山山倒,靠水水流,唯有靠自己才能吃喝不愁。
李老太面上一紅。
當初九言的確是為了幫他們才入伍的,現在家人也照顧不了,按理說,他們是有責任幫着照顧的,可是按理說,你們家的確是欠了李九言的,不幫他照顧家人也就算了,往後若是看到旁人欺負他的家人,你們還袖手旁觀一定會受千夫所指,萬人唾棄,子孫三代也抬不起頭。
林靈先把醜話說在前頭,她在李家無依無靠的,光她一個可拼盡全力,還有三個孩子,她得拉幾個墊背的。
李老太臉色大變,只能點頭允下一路會互相照應。
她現在已經有不愁吃的法子,不過,還得師出有名,突然冒出來的食物,必定會惹人懷疑,半袋子雜麵她是一定要收下的,當著李老太的面收了雜麵,沒錯過李老太收縮的瞳孔,心疼得緊哪。
李元喜帶着兩個弟弟離她遠遠的,眼裡都是恨意,怨怪着的看着林靈。
姐姐,我們是不是很快就會餓死了?
我不想餓死,聽說餓死鬼很難看的。
姐姐也不想餓死,可現在看來,我們離餓死也不遠了,那女人就是找到吃的,也不會分給我們,說不定會像那個劉麻子一樣,把我們賣了換成吃的滿足她自己。
李元喜絕望的道,怪就怪她現在年紀還太小,若是再大幾歲,她一定能找到吃的照顧好弟弟。
林靈聽得清清楚楚,孩子稚嫩的言語和絕望的心思,那樣單純,對她真是徹底的不信任。
她起身拍拍屁股上的灰塵,李元喜一震,目光警惕的盯着她的一舉一動。

待續...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