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戰神娘子後帶着全家去逃荒》[穿成戰神娘子後帶着全家去逃荒] - 穿成戰神娘子後帶着全家去逃荒第1章  救命啊(2)

就剩他一個,若是在戰場上有點閃失,他家這一門就絕了。
大伯娘家不想接濟我們實在說不過去,看在九言的份上也該分點糧食給我們度過難關,九言替你們去死,你們就有責任養他的孩子活。
林靈揪着話尾討要糧食,一粒米都沒有,這月份連西北風都沒得喝。
李三行怕村裡人說話難聽,只好暫時接濟林靈和她三個孩子。
晚上在小楓林落了腳,大傢伙開始挖坑埋灶,準備晚飯,大傢伙吃的都不多,一路往北逃也不知道還要逃多久才能過上安生日子。
食物能少吃點就少吃點,臨水就去抓魚,有山就去摘野菜,運氣好點的能摘點野果子,抓只野雞的。
李三行家晚上只煮了一鍋野菜粥,沒油沒鹽的,清湯寡水,李元喜和兩個弟弟元秋,元冬分別分了小半碗野菜粥,三人沒得嫌,歡歡喜喜的喝下去。
林靈手中的破碗里,裝的只有渾濁的湯水,連半點野菜,半點米粒都不見,這點東西餵豬,豬都不吃。
李三行沒好氣的告訴她,你是個大人,有手有腳的別想吃現成的。
林靈聽得氣都堵到嗓子眼,她狠瞪了李三行一眼,一群只知道享受不知道付出的白眼狼。
要不是肚子餓極,說話費勁,她得跟李三行撕一場。
林靈吸了吸乾癟的肚子,腦子裡想着她那研究室里有世間各種各樣的食物,生食熟食皆有,要是現在有一碗濃稠的雜糧粥入腹一定是世間最美好的事。
誰知下一刻,奇妙的事發生了,她婉里的清湯寡水變成了濃稠的雜糧粥,下一刻,她看到實驗室里湯鍋里正在煮的雜糧粥,是她失去意識之前正在煮的,她瞪大了眼,眼珠子差點掉碗里,驚得心跳加速,腦子裡更是浮現無數個可能,這是上天在補償她上一世任勞任怨的工作吧。
她所在的是全國最大的食品實驗室,裏面什麼樣的食物都有,實驗室上下共六層,每一層分佈不同,從未萌芽的種子到已經加工成熟食的即可入口的食物都有,只要世間說得出來的食物,在這裡都能找得到。
現在,她擁有了整個實驗室空間,她還可以輕鬆取物,偌大的實驗室,那麼東西隨她取用,簡直是如神一般,她已經有一股飄飄然的感覺,腳底虛浮,快飛起來了。
災荒時候最怕糧食短缺,現在好了,她簡直是帶着大糧庫來的,完全不怕餓死自己。
李元喜小心亦亦的喝着粥,好不容易得了一碗,捨不得大口喝完,她看到林靈笑得一臉詭異,覺得這女人一定是瘋了。
姐姐,那個女人是不是摔成傻子了?
五歲的李元秋擔心的鎖緊了眉頭。
一定是。
同樣五歲的李元冬用力的點着小腦袋,看她一臉傻樣。
李元喜瞧着也有些懷疑,之前這女人就像個啞巴一樣,一句話也沒有,眼裡也從來沒有他們三個的存在,現在卻笑了,笑得跟個傻子一樣。
你們聽好了,小心這個女人,咱們現在只要抱緊三行叔家的大腿就好。
林靈這女人是靠不住的。
誰知李元喜話才剛說完,李三行就粗着嗓子讓林靈去找食物了。
想吃白食,沒門。
自己去找,水裡的,地里的,山上的,找得到就有的吃,找不到就活該你們四個餓肚子。
李三行刻薄的道。
別怪他無情,這世道誰不心狠活不下去。
李三行,你怎麼能不要臉得如此光明正大,要不是李九言替你上了戰場,這會兒在家照顧妻兒的是他不是你,說不定你在戰場上早就經受不住魂斷,還能在這裡指着他的妻子罵罵咧咧的,當個男人我都替你臊得荒。
李三行瞪着兩眼珠子,張了張口。
怎麼?
覺得不服?
瞧瞧現在李家村的人怎麼看你的,知恩不圖報,忘恩負義,不伸手幫我們也就算了,還處處為難,我呸。
李三行咬緊牙關,無言反擊。
林靈盤算了一下自己還剩下的物資,糧食是一點也沒有了,僅餘一口破鍋,四隻兩全兩破的碗和幾雙筷子,兩個小布袋,一個裏面裝了幾身又舊又爛的衣服,沒有鞋,她瞧李元喜腳上的鞋已經露了腳趾,她的鞋側邊也開了口,一個水囊和一個破罐子,這就是所有的財產了。
也難怪這些沒人搶,丟在路邊也不一定有人撿。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