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女帝後的寵夫日常》[穿成女帝後的寵夫日常] - 第7章 偏微閣(2)

,有蜜汁烤鴨、四喜珍珠丸子……」付洛衣又高興了起來,輕快地在前面帶路,眼裡像有星星一般,兩個小小的酒窩深深地嵌在臉上,又添了幾分可愛。

凰以然正想隨他走,來錦跑過來「咚」地一聲跪在了地上:「奴才參見陛下!」

凰以然被他嚇了一跳,過了好一會兒才說道:「你有何事?」

「回陛下,奴才是黎君身邊的侍官,奴才是來替我家主子告罪一聲,主子他如今身體虛弱,無法下床來向您請安,還望您見諒!」

凰以然有些擔心:「今個兒白日里不是還好着嗎?怎的現在竟無法下床了?」

「回陛下,我們主子這很長一段時日來身子一直不大好,今日是聽聞陛下在賞景,因多日未見陛下,主子一直惦記着,便強撐着身子去的,回來便發著高燒,卧床不起了!」

「可有請太醫來瞧瞧?」

「奴才去請過幾次,只是太醫不曾來過。平日里主子都是猛灌幾碗熱水,再捂緊被窩,出一身汗,這燒便也退了,可是今日奴才去御膳房要熱水,御膳房的人卻不願給,現在我家主子還燒着,奴才是實在沒辦法了,求陛下去看看主子吧!」來錦說著說著就帶了哭腔,不停地朝凰以然磕頭。

「朕去瞧瞧他,千帆,去請呂院判來!」,後又轉頭看着付洛衣:「你先去吧,朕等會兒再去你那。」

付洛衣倒是沒有一絲不開心,乖巧地應下。

千帆壓下心中的震驚,和千倪深深地對視一眼,才去請呂院判。

來錦在前方帶路,凰以然也快步走去,剛走到門口便覺得裡頭悶得很。

她蹙了蹙眉,走進去,只見窗戶都緊緊關着,密不透風,黎墨琰正靠在床頭,滿臉通紅,眼睛還忽睜忽閉地望着門口,見到她進來,眼睛忽然睜大,眼裡滿是不可置信。

愣了一瞬,立刻掙扎着要起身行禮。

凰以然趕緊上前阻止他:「既是病了,就不要行禮了,好生歇着!」

黎墨琰手都在顫抖,緊緊抓着床單,直直地看着凰以然,嘴唇抖動,緩緩張嘴,說出來的話都是小心翼翼:「陛…陛下,您…您怎麼來了?」

凰以然靠近他,看着他燒得通紅的臉,狠狠地蹙眉,正想開口,他卻以為她嫌棄他,下意識地要往床里側挪動,低着頭弱弱地一句:「陛下,臣侍受風寒了,會傳染給您的……」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