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女帝後的寵夫日常》[穿成女帝後的寵夫日常] - 第1章 穿越成嚴肅女帝

「陛下,您該起了。」宮女千帆小心翼翼地挑開床簾,在床上的少女耳邊輕輕喚着。

凰以然下意識地準備向床里側翻身,又似乎想到什麼,硬生生止住了動作,幽幽地從床上坐起。

眼睛斜向千帆,欲說些什麼,又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千帆眼眸低垂,身體輕微顫抖,還有愈演愈烈之勢。

凰以然在心中嘆氣,想放軟語氣,卻還是暗含着冷漠:「伺候朕更衣吧!」

「是。」千帆快速走向門外,招呼候在外的其他宮女進來。

兩列宮女托着一應洗漱用品和衣服進門,在離床三米的地方站立,不再前進。

凰以然站起身,張開雙手,由着貼身宮女千帆、千倪替自己更衣,雖心中萬般不適,面上卻絲毫不顯,穿好中衣,看着即將套在身上的深紫色外袍,終是擰了擰眉頭。

「換件淡紫色的過來。」

千帆手上的動作微微一頓,臉上難掩疑惑,但即刻屈膝:「是,陛下!」

凰以然知道她在疑惑什麼,卻不可能給她解惑,因為這是「她」一貫的做法。

當淡紫色穿在身上時,凰以然才覺得舒爽不少,這些天都是千篇一律的深紫色,「她」喜愛深色,她卻是不大喜歡的。

更好衣,漱好口,坐在梳妝台的銅鏡前,由着千倪將溫熱的帕子在臉上輕柔地擦拭,凰以然覺着這或許是她一天里最幸福的時刻。

潔好面,千帆給她上妝,千倪為她挽發。說是挽發,也不過是將頭髮一絲不落地束起,再插上一柄烏黑的發簪而已。

凰以然很難理解「她」的喜好,明明才二八年華,為何只喜愛深色,為何頭髮要像男子般束起,連上妝也只是描個眉,塗上淡紅色口脂,白白浪費了一副好容貌。

「陛下,今個兒要傳膳嗎?」千倪斟酌着問出口。

這話在以前她是絕不敢問的,一來,陛下以前從沒有在早朝前用過膳,二來,陛下從不喜歡隨意揣測她內心的人。

不過這幾日陛下倒是常吃早膳,也似乎溫和了些許,雖語氣和往常一般,卻也沒有因着一點小事就罰伺候的人了,所以問問這話倒也不會如何。

說起早膳,凰以然倒是十分期待,忍着笑意,微微勾唇:「傳吧!」

她剛到這第一天時,未用早膳便去上朝,大臣們各自針鋒相對,時間一長,多少有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