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沖喜後,冤種夫君被我氣活了》[沖喜後,冤種夫君被我氣活了] - 第8章 再見柳子明

直到那日……一切才被改變

翌日夜晚,蘇凝幫着薊婆婆劈柴,草屋外點了好幾盞油燈,照亮了黑夜。

二人就這麼一邊幹活兒一邊有一句沒一句的聊着天。

「老婆子!凝兒!」

這時,不遠處傳來薊爺爺焦急的聲音。

蘇凝與薊婆婆立即放下手中的活兒,向著黑夜中慢慢走來的薊爺爺而去。

「薊爺爺?怎麼了?」

蘇凝快步跑過去,當走近時才發現薊爺爺扛了一個身形高大的男子,黑夜中男子垂着頭,看不太清他的容貌,只能隱約看清身形。

蘇凝見狀急忙搭手幫忙將男子扶進草屋。

「老頭子,這怎麼回事兒?」 薊婆婆跟在一旁幫忙拿着油燈照亮路。

薊爺爺嘆了口氣,道: 「方才我去城中給那劉嬸子送東西,回來時,便在路上發現了這位公子倒在路上,我這才將他帶回來。」

蘇凝忍不住打趣道: 「薊爺爺,怎麼這撿人的事兒老是被您碰到,上次撿了我,這次又撿了位公子。」

「你這丫頭。」

薊爺爺嘟起嘴,無奈搖頭。

「你說對不對,婆婆。」

「是,是。」 薊婆婆無奈的笑了。

不一會兒,二人便合力將男子抬進了草屋,放在了床上。

當將男子放置好時,蘇凝這才看到了他的臉。

霎那間,她愣在原地,甚至懷疑自己是不是看錯了。

這?這不是柳子明嗎???

怎麼會是他???

只見柳子明穿着一襲白衫,衣服已經髒的不行,還沾了不少泥土。

哪怕在橘黃色的油燈照耀下,也能看出那張原本就白皙的臉此刻看着更為蒼白了,嘴唇也是毫無血色,才數日不見,柳子明看起來更虛弱了。

蘇凝的心彷彿被狠狠的揪住,她坐在床邊輕聲喚着柳子明的名字。

柳子明像是聽到了她的呼喚一般,長長的睫毛微微顫抖,雙眸卻沒有睜開。

「凝兒,你認識這位公子?」 薊爺爺與薊婆婆很是不解。

蘇凝點點頭,死死咬住下嘴唇,望着那張熟悉的面孔,她有種說不出來的感覺。

「他……是我夫君。」

「夫君?原來你已成婚了。」

二人大吃一驚,只因蘇凝從未提及,所以他們也並不知道。

「既然如此,凝兒,那你照看好他,我去為這位公子熬煮一些滋補的粥。」

薊爺爺說著,帶着薊婆婆出了草屋,此刻草屋,只剩下他們二人。

「你怎麼不在柳府?」

蘇凝眉頭緊蹙,看着他這副模樣,她有種說不出的心疼感。

「唔……」

柳子明雙眉緊鎖,嘴中發出囈語。

「難道你……是來找我的?」

話一說出口,蘇凝也被自己的想法嚇了一跳,轉而她輕輕搖頭,否決了這個想法。

她與柳子明不過一夜夫妻,相處也才沒多久,他怎麼可能為了她而出來找尋?這個想法實在可笑。

不過,他身子都這樣了,究竟是怎麼出來的?難道柳府的人都不知道嗎?

罷了,不再多想,蘇凝為他蓋好被子,然後就這麼坐在床邊,靜靜守候着他…

不一會兒,薊爺爺便端着一碗熱乎乎的粥走了進來,蘇凝接過以後,二人便配合著將粥餵給柳子明喝了下去。

見他全喝下去,蘇凝懸着的心也算是放下去了,見時辰不早了,她便催促薊爺爺與薊婆婆去睡覺,自己獨自一人守着柳子明便行。

時間一點一滴過去,不知不覺間蘇凝便趴在他身上睡著了。

直到屋外傳來鳥叫聲,她才醒來。

當她抬起頭睡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