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沖喜後,冤種夫君被我氣活了》[沖喜後,冤種夫君被我氣活了] - 第2章 戲精

「怎麼了嗎?」 蘇凝不解問道。

當看到柳子明微微泛紅的臉頰時,又看看二人握着的手,她便明白了。

這可是在古代,男女有別,對肉體接觸這種事兒可是很在意的,怪不得他臉紅成這樣。

「咳咳,那什麼,我不是故意的,夫君。」

蘇凝縮回手,然後握住他的手腕,喊出夫君那兩個字時,她都有些羞澀。

柳子明搖頭,淡淡的笑着, 「無礙,你我已是夫妻。」

「嗯,那什麼,我送你回房吧,你不能再吹風了。」

蘇凝尷尬的腳趾頭都快摳出三室一廳了,在現代她明明是個社牛,怎麼遇上個古代人她就成這個樣子了?

一路上,二人相顧無言,好在蘇凝還記得剛剛的路,二人便這麼互相攙扶着回了房中。

回到房中後,只見紅木桌旁坐着一位頭髮已經花白的老夫人,她穿着一襲棕色的衣衫,上面用金絲線綉着花紋。長相和藹,打扮卻是雍容華貴,雖看起來已經年過花甲,卻也不難看出年輕時的風姿。

而在老夫人身後站着剛剛跑出去的那兩名女子。

當看到二人進來,老夫人便站起了身,眉頭緊鎖,那雙眼皮已經耷拉的三角眼很不友善的在蘇凝身上打量着,這給她看的差點起雞皮疙瘩。

「咳咳…娘,您怎麼過來了。」 柳子明捂住口鼻,虛弱的緩緩落坐在木椅上。

柳老夫人看到二人時眼中閃過一絲驚訝之色,隨即消逝。

她瞪了眼蘇凝,繼而面色和緩道: 「蘇凝怎麼會和你在一起?為娘方才聽采藍說她不見了,這才過來瞧瞧。」

「老夫人……我。」 蘇凝正要出聲解釋,就被柳老夫人打斷: 「我沒問你。」

蘇凝簡直無語住,這老太太還真是…霸道,不過,柳子明剛剛應該看出自己是要逃跑吧??他不會如實說出來吧??

這一刻,她的心直接提上了嗓子眼,雙眼巴巴的望着柳子明。

柳子明抬眸看着女子懇求的目光,心中竟覺得她有些許可愛,不禁有些想笑。

他忍住笑意,道:

「方才是子明心急,想要趕緊瞧瞧娘子,這才過來了。卻不料今夜月色正好,便讓娘子跟着到亭中賞月去了。」

「原來如此。」 柳老夫人這才鬆了口氣, 「你身子不好,賞什麼月?若是着了風寒該如何是好,哎…罷了,今日是你大婚之日,為娘也不多說,你們二人早點歇息。」

說罷,柳老夫人拍了拍柳子明的肩頭,便帶着兩名丫鬟出了門。

關上門後,柳老夫人低聲對采藍與采心道: 「你們二人守在門外,若有動靜便來稟報。」

采藍與采心對視一眼,應了聲「是,」 柳老夫人這才獨自一人離去。

房內——

「那什麼,多謝了。」 蘇凝毫不客氣的坐了下來,拿起桌上的杯子為他倒上一杯熱茶。

「咳咳…時候不早了,歇息吧。」

柳子明站起身來,佝僂着身子向著床塌走去。

「哈?」 蘇凝嚇得瞪大雙眼,雖然他是個帥哥,可她也沒有這麼隨便,怎麼可能第一次,就這麼給一個陌生人?

打咩打咩!

蘇凝哭喪着個臉跟在他身後,可憐兮兮道: 「那什麼,夫君啊,要不,咱們等有了感情再那啥??而且你這身子也不行啊,萬一用力過猛,直接去了怎麼辦?」

此話一出,柳子明一臉黑線,嘴角都止不住的抽抽。

這個女人,現在是在咒他嗎?雖然他身子不濟,也不至於那麼輕易便走了吧?

「如果你不願意,我是不會強求的,你我只同床睡,不做夫妻之事。」

柳子明道,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