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寵鵲》[寵鵲] - 第2章 驚嚇

腦海充斥着的暈眩感,似白駒過隙,卻也不過一瞬的功夫,眩暈感緩緩消弭而去,昏暗的舞台上亮起的燈猶如星星閃爍般柔和。

一段小插曲,除了蕭肖,無人得知。

她的演出,收穫觀眾熱烈的掌聲,無疑是一場成功的演出。

表演結束後的蕭肖順着樓梯往後台走下,很不巧地與沈如風相遇,蕭肖並不想多生事端,裝作在理麥克風,假裝看不見那個對她望眼欲穿的男人。

兩人的事兒在網絡上鬧得沸沸揚揚,如同酸敗的油脂,產生的異臭味不斷逸散在空氣中,就算不理會,依舊有人會尋着味兒就試圖倒下更多的臭湯。

會場某個工作人員,將兩人在會場上的相遇場景偷拍到網絡上,再一次被推送上熱搜詞條。

「沈如風蕭肖」

【救命,這熱搜是她買的吧?】

【這女的太不要face了吧,風哥都往旁邊站了,她還要往那邊靠過去。】

【樓上的也是搞笑,出入口就那一條小道,你家風giegie不挪開堵路了就算了,還怪到別人頭上,不要臉而不自知說的就是你這種粉絲吧。】

【對啊,看視頻就看得出來,是沈如風堵了蕭肖的路還一直盯着人家女孩看,蕭肖可是連個眼神都不給他呢,沈如風的粉絲不是自稱顯微鏡上身嗎,現在就集體眼盲了?】

【蹭熱度蹭沒完了是吧,這個女是有多大臉啊?】

【就是蹭熱度就是蹭熱度,樓上那兩個幫她說話的是她雇來的水軍吧?】

沈如風入行五年的粉絲量可見壯觀,輿論再一次往一邊傾斜,蕭肖的微博評論被沖得只剩下骯髒不堪的詆毀言論。

齊夢氣得半死,一路上用着小號與沈如風的粉絲對戰。

蕭肖仍是一派氣定神閑,這幾日行程安排得比較緊,現如今都忙完了,她只想回家洗漱好好睡上一覺,補上這幾天缺失的睡眠。

可惜這個想法並沒能如願。

剛一到家門口,眼前看到的一切讓人驚恐得恨不能雙腿撕裂成四條快速逃離。

她的住址不知被誰曝光,家門口被潑上刺目的紅漆,門邊放着嚇人的花圈以及恐嚇的字語。

齊夢被嚇得臉色蒼白,慌慌張張拿出手機抖瑟着手指摁下報警電話。

蕭肖走近花圈指尖輕輕撥弄着,目光落在恐嚇語上,嘴角扯了下,輕笑了一聲。

「死賤人,再招惹沈如風,就別怪我們不客氣!」

幼稚。

她拿出手機,錄下了她們的傑作,站在一旁等待**到來。

從**局錄完筆錄出來,已是深夜,蕭肖累得只想躺下就睡。

齊夢心疼地看了她一眼,讓助理將車開穩一些,拿了一件衣服搭在她身上,不甚放心道:「要不去我那先住一晚,你住的那地方,我現在覺得瘮得慌。」

蕭肖閉着眼睛,不以為然地說:「沒事,就幾個小妹妹的幼稚手筆,有什麼瘮得慌的。」

齊夢見勸不動她,便也由着她:「行吧,有什麼情況,一定要和我說。」

蕭肖輕「嗯」了一聲。

回到公寓門口,煞人的花圈已經被齊夢順手搬走,牆面以及門板上的油漆只能等第二日叫人來清洗,殷紅漆色猶如一條條紅射毒眼睛蛇在蜿蜒爬行。

蕭肖的視線落在牆面上,許是牆面上的紅漆太過觸目驚心,心臟頓時有些憋悶。

她垂眸摁下密碼鎖,又拿了張濕紙巾將鎖上指紋擦乾淨,才進入室內。

以前她並未有這般細緻,經過沈如風通過指紋進入她的家裡偷拍她之後,她現在愈發謹慎小心,每逢開了鎖必須拿濕紙巾將指紋擦凈才放心。

一天不停轉地工作,又遇上沈如風粉絲的瘋**作,蕭肖一身疲憊得只想就地躺下睡覺,但是潔癖如她,並不允許自己放縱。

蕭肖硬是拖着疲憊的身子,拿了套睡衣困頓地走入浴室。

當時裝修房子時,她特地要求設計師將浴室一面牆全裝上落地鏡,可以說整間房子,除卻書房,她最喜歡的就是浴室這面鏡子。

每次一進入浴室,蕭肖都會不自覺地望向那面落地鏡欣賞自己的盛世美顏。

這一次也不例外,她將衣服掛好,不由自主地望向鏡子處,欣賞一下工作後疲憊卻不掩飾仿若三春桃的容貌。

「啊!」

鏡子里的蕭肖,一張傾國傾城的臉毫無血色的煞白,一雙狐狸眼瞪大驚恐地看着鏡子,渾身宛如觸電般地戰慄不止,驀地,她發出一聲尖利的慘叫,陡然轉身箭步似地衝出浴室,逃出了公寓。

——-

齊夢將一杯溫熱的牛奶塞入蕭肖手裡,握住她顫抖着的雙手,語氣緩慢而輕柔地安慰她:「沒事了,沒事了,不要怕。」

冰冷的指尖觸碰到溫暖,蕭肖唯恐齊夢消失了般緊靠住她,嗓音變得生滯僵硬:「我、我從沒有像現在這般討厭過那面鏡子,太恐怖了,太恐怖了。」

齊夢將手換了個地方,改握住她的肩膀擁抱着她,重複着說:「沒事了,沒事了……」

蕭肖害怕得不敢閉上眼,一旦閉上眼睛,她的世界全是那面鏡子里驚人的恐怖場景。

豆大的冷汗滲出額間,恐懼令她不停地瑟縮着、不停地蜷起身子。

「我換了好幾家酒店,每一家、每一家酒店的鏡子里,都有影子,影子,影子就在我頭頂……」冰冷的雙手緊握着齊夢的手腕,一連串的淚水似斷了線的珍珠划過慘白的面容,「他、他就在我頭頂,夢夢,怎麼辦,他還在我頭頂上,夢夢……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