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寵鵲》[寵鵲] - 第1章 阿飄

中原經歷百年戰亂,最終中原奚氏一族打敗旁余族落,一統中原,自此建立奚朝。

奚朝建立之初百廢待興,國庫空落,奚朝開國君主採納群臣諫言,停止擴張策略,輕徭薄賦,鼓勵農民開墾荒田。

此政策一出,奚朝各處紛紛落實,中原內經濟迅速發展,邊疆之地卻總不太平。

位於奚朝西北,生存着一群以游牧為主的西戎人,西戎地處偏寒,氣候惡劣,覬覦土地肥沃物產豐富的中原王朝久矣,為了南下侵吞中原土地常年侵擾奚朝邊疆,燒殺搶掠無惡不作。強大的中原王朝怎能受此氣,可國境之內經濟才剛有些起色,不好再傾覆國力攻打西戎,每每只將作惡不斷的西戎人趕跑,可一旦入了冬,西戎人便又跑回來侵擾中原邊疆之地,身處邊疆的百姓更是苦不堪言。

歷經三代休養,奚朝直至第三任君主奚筏即位,國庫已然充盈。

奚筏此人殺伐果斷,十五歲入軍營歷練,少年戰守邊疆,常與南下侵犯的西戎人交戰,總能將西戎人打回西北。

因奚朝君主遵循父訓不欲西戎交戰,奚筏表面上也只能聽從父君囑咐來犯者打跑。

初冬,奚朝君主駕崩,奚筏即位,彼時西戎人再次侵犯邊疆。

今冬暴雪突至,北地西戎草原被厚重的冰雪覆蓋,受災嚴重,西戎王庭如同散家之狗帶着西戎大部南下搶掠富饒的中原邊境。

奚朝新帝大怒,舉劍揮指上空,御駕親征,只願能將禍害邊疆之久的西戎一網打盡。

荒原般的大漠迎來了久違的熱鬧光景,兩軍對壘廝殺聲馬蹄聲混亂不堪,戰馬踏過血淋的頭顱揚起漫天的紅沙。

中原王朝實力雄厚,天子亦是武藝超群,諸將士更不是泛泛之輩,兵強馬壯,塵土飛揚而起之際高下立見,中原王朝將西戎人打得損失慘重,西戎王帶着寥寥無幾的兵將落荒而逃,天子帶兵乘勝追擊,伸入西戎腹地取下西戎王頭顱。

此役中原大勝,擂鼓轟鳴聲驚天動地,眾將揮舞着旌旗,歡呼聲震徹雲霄。

夜晚的大漠,微風帶起絲絨般的綿沙,隱匿在墨色里飄揚數里遠,堪堪歸落在大帳外通明的火把下。

正當所有人都在歡歌對酒慶祝着此次大捷時,斜對着篝火正中的營帳黑暗處,一根箭羽對準了坐落篝火正中間的天子,鋒芒破風而出。

此間大勝西戎,平素以從容穩重著稱的奚筏亦是面現悅容,眾將敬酒他也不拘君王禮數,皆來者不拒,持着酒樽豪邁對飲。

突然耳尖微動,如黑夜般的墨色黑瞳銳利睜開,一枚箭羽猶如破空而出的閃電躡影追風襲來。

「陛下!」

「陛下!」

火把的昏黃光影將奚筏肩膀上流落出的鮮紅的血照映成墨色的水流。

眾將士們看見箭矢插在奚筏的肩膀上,一時間懵了下,而後緊張大叫蜂擁着將奚筏緊緊圍住,利劍脫鞘握在手中警惕地觀察四周。

「快將巫醫叫來!」

圍在最里的級別最高的公卿大夫大吼一聲,底下一名小吏卒慌張躲跑出去,拚命跑向巫醫的營帳。

隨着耳畔的吵雜聲似有若無,奚筏陷入黑暗裡。

再次醒過來,不,他應該還沒醒,此番或許是落入華胥夢裡。

奚筏警惕地望着眼前所見到的景色。

他置身於雲浮之上,雲彩之下是他從未見過的景象。

龐大的陰影向他飄來,他急忙側身躲過,驚詫地看着一隻猶如鯤鵬般大小的飛天大鳥從旁側穿梭而過。往下看去,數不盡的塔樓聳入雲端,軟糯的雲彩縈繞着樓頂隨風嬉戲。再往下看去,猶如銅塊般堅硬的盒子狀物體如同江水在地面上川流不息。

此間是何處……

奚筏的目光落在一個盒子旁,那裡有塊空地鋪了一條長長的紅毯子,毯子旁圍繞着許許多多奇裝異服的人,每個人手中扛着一樣物什,看他們有些人吃力的表情,那物什的重量並不輕。

目光移至黝黑髮亮的盒子,盒子一側許是門,只見侯在一旁的人將門一拉,從盒子里鑽出一個身着紅衣女子,那女子的衣着大膽開放,頸線優美,鎖骨分明,皓腕潔白如雪,脊背蝴蝶骨展翅欲飛,肌理細膩,膚如凝脂雪白。

美人骨相優越,五官立體,精緻妝容更是將玉顏添上幾分嫵媚,一雙狐狸眼弧線延展,靈動而妖媚,一眨一閉攝人心魄,瓊鼻纖巧雅緻,唇若丹霞,猶如碧波蕩漾的湖水下陡然綻放的一朵嬌艷芙蓉,猶如白雪皚皚的冰峰上悠然走出一隻慵懶火狐。

看清美人面容,奚筏鼻息一緊,眸眼冷沉。瞳孔眸色猶如岩漿滔天,驚、怒交織,不一會兒轉變為狐疑神色。

圍在紅毯外的人群扛着物什一哄而上,仿若閃電卻又不似閃電那般粗壯而雜亂不堪的光束從四面八方射向那個美艷的女人。

驀地,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