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血》[赤血] - 第4章 方成八品宗師

樓中眾人,皆出了門,只見雪中立有三人,一人身着錦帽貂裘,好生花容月貌,頭頂五彩珠釵,鳳眼月眉,粉面含春,體格風騷,真乃人間極品也!另一人衣巾飄逸,背對着眾人,只見身旁浮有一劍,寒氣席出,刻有寒剛二字,此人右手作決,飛劍入鞘,真顯得豪邁大氣,轉過身來,竟是慈眉善目,沒有一絲的殺氣,兩鬢微白,再配一身青衣,真真俠客范。最後一人自不必說了,便是那王貴,刀歸鞘中,立地而笑。對着驚鴻說道「你這傻小子還真來了!不願做我徒弟真是可惜了!」

小二見到眾人,連忙上前行禮,說道:老闆娘,酒已煮好。「嗯」那漂亮女子應聲一句,對着那佩劍男子說道:上好的女兒紅,可不能錯過了, 二位進屋聊!

驚鴻本想說話,卻被那王貴一把拉入酒樓,於是便靜觀其變,雖充滿疑惑,卻只得白了那王貴兩眼!然後安靜聽着,二人心照不宣。

酒至三旬,樓姓女子起身倒酒,對青衣男子說道,「李大哥方入八品,小女子便不是對手了,以後若是更上一層樓,成為九品武國士,那小女子便不得不甘拜下風了!呵呵!」此時王貴亦舉起酒杯「統領大哥進階八品,實乃北域之幸,天武之幸!小弟我先干為敬!」喝完便用腳踢了踢身旁的驚鴻,驚鴻自小便受母親宋氏悉心教導,自然懂得其中道理,起身跪於桌前,磕三頭盡,說道「穆驚鴻求拜李前輩為師,驚鴻無以為報,但求學有所成時,隨師傅上陣殺敵,保家衛國!」。

那裡李姓男人仔細打量着眼前的孩子,點了點頭又搖了搖頭,問了句:你不怕死嗎?

「怕,但更怕活着沒價值!既身為螻蟻,便當有鴻鵠之志,死也得重於泰山」

「那你知道你為何要學劍嗎?僅僅只是為了保家衛國嗎?」

「不知道,所以更需要去學,去尋找那屬於我的答案!」

王貴一頭霧水,這孩子與自己的論刀劍之時頗有道理,怎這般時刻卻說自己不知道,難道是這一路上給凍傻了?不禁擠眉弄眼咳嗽提示。此時,李姓男子哈哈大笑,再問到:吃得了苦嗎?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