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血》[赤血] - 第3章 踏雪尋梅幾許

北域的冬,早早的就來了。秋葉還未落盡,便已被凍上一層冰雪,身不由己,且掛枝頭,任寒風吹刮不落!天地一片白茫茫色,唯有幾朵暗紅在涯間。

毫無懸念的,穆驚鴻沒成那南飛的大雁,依舊過着冬雪飄零的生活。由於留下的人挺多,而每一個武夫只能收3~4名學生,所以每天也就閑着沒事幹,到雪中中四處閑逛,靜等着最終的分配結果。此時的驚鴻是迷茫的,有着對家人的思念,也有着對未來的憧憬,有着對自身人生的疑惑,也有着對未知世界的思考!一切是那麼的不自然,好似,一切都盡在他人的掌控之中!一切卻又那麼的自然,因為真真切切的就是自己在走過每一步路子。

此刻的自己是那麼的迷茫,欲問上天,可上天卻是那麼的可望而不可即,欲問大地,卻始終只有自己吶喊的回聲。腦海中回憶起的問題,來自大地,卻無法作答!耳畔儘是北風的呼嘯,似在吶喊,又似在嘲笑。不經意間走了許久,幾朵紅韻進入眼帘,是那麼的刺眼,卻又那麼的美麗奪目!細細聞過去,有淡淡芳香,梅花香自苦寒來,眾生為所求,必有所付出。真可悲呀。不經意間心頭一痛,渾身熾熱,左胸似有東西在掙扎,得到的是什麼?失去的又是什麼?真正想要的又是什麼?於是脫口而出,似在吟詩:世人皆悲秋!獨我畏寒冬。三尺冰雪處,鐵心何難融!域北冬,欲何從!哭無淚,唯冰霜。梅花若三弄,十年失笑容。

「庸俗」,只聽身後有人說到「小小年紀懂什麼梅花三弄?還學古人,悲秋畏冬?不懂踏雪尋梅的美,雪中悍刀而行,豈不壯哉」說話的是一個20出頭的強壯漢子,五官一般,眼大眉粗,一臉絡腮鬍,背上背着系著紅巾的大刀,裹着厚冬衣,外部披軟甲甲,霸氣十足!

「你是誰?」

「北域督軍副統領,王貴,你又是哪來的小屁孩?怎的一個人在這兒。是嫌棄天氣不夠冷,凍不死人嗎?」

「我是誰?才不告訴你,刀哪裡霸氣了?劍才是百兵中的利器,可飄逸,可伶俐,修成劍仙之時,還可,御劍而行,十步殺一人,千里不留行。」

「還不告訴我你是誰?哈哈,像你這種年歲的孩子,竟敢獨自來到此地。除了天啟後準備接受拜師的人,還能是誰呢?那些尋常人家的孩童可沒你這般筋骨,更沒這份膽量,我也不與你爭辯刀劍之美,想要拜練劍之人為師,可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