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道熱吻北極》[赤道熱吻北極] - 赤道熱吻北極第4章  

單純的看《赤道熱吻北極》的故事情節已經足夠的吸引人,但是看過宋郁裴祉的人物形象之後更加確定作者是下了功夫的,非常的吸睛,內容簡介:劇組放假的第三天,雨林里沒開工的日子總是漫長而無所事事。
宋郁閑不住,打算四處溜達,找適合拍攝的地點和時間。
趙鑫鑫千叮嚀萬囑咐,「你小心點啊,別又掉河裡了。」
聞言,宋郁想起昨天的事,勾了勾唇角,把相機掛到脖子上,「走了。」
…劇組放假的第三天,雨林里沒開工的日子總是漫長而無所事事。
宋郁閑不住,打算四處溜達,找適合拍攝的地點和時間。
趙鑫鑫千叮嚀萬囑咐,「你小心點啊,別又掉河裡了。」
聞言,宋郁想起昨天的事,勾了勾唇角,把相機掛到脖子上,「走了。」
不同的時間,陽光所帶來的氛圍會完全不一樣,拍攝角度和構圖的不同,引導觀眾體會的感受也有所不同。
宋郁對這些有近乎偏執的挑剔,有時候會因為一個光線,一個鏡頭反覆拍許多次。
早上出門時還晴朗的天氣,到了中午暗淡下來,雲層遮住了太陽,許久也不見密密的雲好心把太陽放出來。
宋郁看着一相機的廢片,有些較上了勁,沿着河岸往上游繼續走。
走着走着,她看見一處高高的小瀑布。
小瀑布上是一處淺灘,有小孩子的打鬧嬉笑聲,說著當地部落的語言,還有動物發出的嘶哈聲。
宋郁邁着步子往上走,遠遠看見一隻小猴子,三個沒穿衣服的當地孩子圍着它,扯住它的尾巴不肯放。
雖然這些孩子也才五六歲的年紀,但和這隻小瘦猴比起來,已經是差距懸殊,小猴子齜牙咧嘴凶了半天,也沒能掙脫。
宋郁認出了倒霉的小猴子是朱迪,也不知道這算不算現世報。
她覺得好笑,一點沒想上去幫忙,反而拿起相機,慢騰騰地靠近。
隨着「咔嚓——」一聲,相機發出一道刺眼的白光。
當地孩子愣了愣,順着聲音和光線的方向看去,很快發現了宋郁。
他們互相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嘴裏不知道說了什麼,好像發現了更新奇的玩意兒,撒開了猴子的尾巴,朝她這邊跑來,伸手就要抓她的相機。
宋郁嚇了一跳,下意識抱着相機抬高手臂,不讓他們夠。
「不能碰不能碰。」
她用英文說著,但這群孩子們只知道摸她的相機,臉上還是笑嘻嘻的,彷彿是什麼新鮮的玩具。
被他們丟在一邊的朱迪渾身被水濺得濕漉漉,滴溜溜轉着眼珠子,盯着宋郁看了一會兒,然後手腳並用地躍進了叢林。
宋郁哭笑不得,拿這幫孩子沒辦法,把相機放低。
「只能看,不能亂按知道沒?」
她用英語認真地交代,也不管他們聽不聽得懂。
個子最高的男孩伸出手,剛想摸,宋郁立刻把相機抬高,重複道:「不行。」
男孩眨巴眨巴眼睛,吸了吸流出來的鼻涕,從她臉上的神情里好像讀懂了什麼,和旁邊的夥伴交頭接耳,另外兩個孩子也收回了摸相機的手。
宋郁試探性地將相機放下來,果然沒有人再伸手去摸,一個個乖乖地只是看。
孩子們盯着小小的屏幕,看到自己的模樣被照了進去,變得格外的興奮,拍手說個不停。
雖然宋郁聽不懂,但不知道為什麼,總覺得在他們的對話里,聽到了「帕廷」的名字發音。
她晃了晃手裡的相機,按了下快門,示意道:「想拍照嗎?」
領頭的孩子發了一個短促的音節。
宋郁不確定是想還是不想,拿起相機對着他們。
三個孩子立刻肩膀搭着肩膀,咧出白白的牙齒,一點不抗拒鏡頭。
宋郁看着被框進鏡頭裡的三個印第安孩子,皮膚是健康的淺棕色,身上沾了幹掉的泥巴,沒有穿衣服和鞋子,笑得卻特別開心淳樸,貼近自然最本源的樣子。
宋郁到雨林那麼久,對雨林艱苦的生活已經厭倦,而這兩天接觸到的印第安人,卻讓她有一種難以言喻的感覺。
似乎在這樣一個蠻荒的地方,在綠得讓人審美疲勞的叢林里,發現了更加鮮活的色彩,讓她產生好奇。
拍完合照,宋郁給孩子們一人拍了一張單獨的,他們各自說著各自的語言,但又好像能交流似的。
孩子們特別興奮,扯着她的衣服往河岸上遊走。
走到盡頭,宋郁才發現河岸最上面,竟然就是印第安人的部落聚居地。
土著部落沒有明確的界限劃分,他們進入的位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