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道熱吻北極》[赤道熱吻北極] - 赤道熱吻北極第2章  (2)

的不耐煩。
男人的身形挺拔修長,宋郁抬起頭才能對上他的眼眸,疏離淡漠,薄薄的左耳戴着單邊耳飾,圓形邊框裏面嵌着一顆六芒星。
銅製金屬的材質,在昏暗的叢林里反射出十字光,質感冰涼。
趙鑫鑫有些不高興了,小聲用中文嘟囔:「明明就是你情我願的事,沒計較你們傷人就不錯了。」
雖然他嘴上沒少罵布日古德,但其實打心眼裡並不覺得勾引一個印第安女人有什麼大錯。
宋郁皺了皺眉,眼神看過去示意他別說。
「那是我們的文明。」
她淡淡道。
現代文明裡自由的男女關係,並不適用於這個還未完全走到他們那邊的部落。
宋郁目光凝着對面的男人,語氣不卑不亢,「我會的。」
「希望你也一樣。」
她說。
文明與文明之間保持互不干涉的距離。
– 塔克瓦爾望着兩個人遠去的背影,換回了部落語言。
他不解地問:「我聽他們用的語言,跟你的母語一樣,為什麼要說英語呢?」
裴祉雙唇輕抿,腦海里閃過剛才女人直視他的神態,像極了不服輸的小豹子。
半晌,他垂下眼睫,「太麻煩了。」
解釋起來。
他不想一遍遍地回答問題。
從哪來,到哪去,為什麼在這裡。
尤其是對為了獵奇而來到雨林深處的那邊的人。
– 飛機將布日古德送往當地鎮上的醫院治療。
宋郁叫停了拍攝的工作,把所有人召集到一起,宣布放五天假。
有想離開的,五天之後可以不回來。
畢竟出了這樣的事情,誰也沒有權力要求大家一定要留下來,繼續面對可能存在的風險。
宋郁的話一出,不管是想走的還是不想走的,所有人都高興壞了。
大家一掃之前的陰霾,高高興興收拾行李去了,迫不及待想要從蠻荒的雨林滾蛋,躲迴文明世界殘喘片刻。
宋郁和少部分人留在了營地。
雨林里的生活枯燥乏味,更多的是和環境做鬥爭,沒有了嚮導,他們也不敢往森林深處走。
之前劇組的生活消耗全都依靠每天一趟的飛機,佔比最大的是水,在雨林里,沒有乾淨的水。
因為留在營地里的人少,補給飛機改成三天來一次。
給劇組放假的這幾天,宋郁倒是沒閑着,把能做的工作都做了,只是已經好幾天沒洗澡,渾身都要嘔臭了。
「要不你去河裡洗澡?」
趙鑫鑫抱着一堆的收音器材,小心翼翼地找堅硬的泥塊走路。
「算了,我不想下去餵魚。」
叢林里有許多河流,但基本都是黃澱澱的,還有食人魚。
宋郁看嚮導釣上來過一隻,凶兒吧唧的。
宋郁的聲音不耐,着實煩透了這雨林的天氣,悶熱潮濕,進一趟森林,後背全是汗,時不時有蟲子跳到身上。
而且最重要的是,有水源的位置基本靠近印第安人的部落,她可沒忘記之前男人傲慢的警告。
趙鑫鑫找了個相對乾淨的土地,扯下頭頂上的香蕉樹葉子鋪在地上,把收音設備放下來。
宋郁接過他遞來的收音耳機戴上,森林的環境音里,有微弱的大笑聲。
是營地里的男人們閑來無事在打牌,被風帶到了這裡。
宋郁拿起麥克風,「我往裡走走。」
趙鑫鑫看見灌木葉子里的一隻青蛙,小心翼翼地靠近,想要收青蛙的叫聲,他抬起手比了一個OK的手勢。
宋郁戴着耳機,把手裡的麥克風舉得高高,直到耳邊的聲音越來越乾淨,沒了嘈雜的人聲。
她聽見陽光在婆娑樹影里流動的聲音,鳥兒的鳴叫,水聲潺潺,彷彿給悶熱的雨林帶來了一絲涼意。
宋郁專註於收音,不知不覺往森林越走越深,順着涼意的方向去。
忽而,在令人厭倦的綠色里,她看見了一片的留白,樹影稀疏,遠處是空曠的藍天。
沒有了叢林的遮擋,陽光灼目,宋郁不適應地眯了眯眸子。
在河流的留白里,男人從水裡乍然出現,激起水花,乾淨的環境音變得複雜。
男人的黑髮濕透,垂落在額前,修長手指**發間,撩起碎發向後,睫毛沾了水,纏結在一起,露出那雙深邃的眸子。
陽光照在他的身上,水珠反射出璀璨的光,胸腹和手臂的肌肉緊緻結實,比例寸寸完美。
宋郁一瞬間看出了神,愣在原地。
半晌。
明知道他們之間有一條被文明劃分的界限。
她依然不受控制的,朝留白走去,跨過了邊界。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