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道熱吻北極》[赤道熱吻北極] - 赤道熱吻北極第1章  (2)

住罵罵咧咧起來,「要不是你犯賤去勾引印第安女人,我們會這樣?」
「現在嚮導怕事跑了,叫天不應叫地不靈的。」
趙鑫鑫將手裡的槍丟到了地上,發泄道:「真是見鬼了。」
陳舊的獵.槍砸在地上,發出冰冷沉重的聲音。
其他人皆沉默不語,空氣彷彿靜滯。
宋郁雙唇輕抿,彎腰撿起槍。
半米長的槍,很有些分量,她掂了掂,「還行,至少他給留了把槍。」
倒是多虧了這一把槍,以此警告外面的印第安人,他們才不敢靠近,只是用箭試探。
宋郁拿着槍走到窗邊。
槍口對準外面漆黑的天空,她扣動扳機,寂靜的雨林里發出一聲槍響,彷彿雷鳴。
一箭還一槍。
後坐力震得她手掌微微發麻。
空氣里散發出一股很濃的硝煙味。
劇組請的嚮導是一個歐洲人,能說當地部落的語言,父親過去是傳教士,常帶他出入土著部落,試圖將他們引入現代文明。
宋郁偶爾會通過嚮導和部落交換一些物件,用來當作電影道具,但並沒有直接接觸過那些印第安人。
電影的拍攝地位於巴西中部,靠近亞馬遜雨林腹地,基本上沒有現代文明的痕迹,去到離營地最近的城鎮,需要搭乘小型飛機。
營地駐紮在一個廢棄農場里,勘景導演上次來的時候,隔壁還沒有部落,是這個部落不久前遷徙到此,和農場只隔着一小片茂密的森林。
印第安人攻擊農場的時候,宋郁只來得及把人聚集到木屋,用於通信的無線電設備被留在外面,沒辦法向外界求助。
她側身透過木窗瞥向外面,漆黑的夜色像是一頭巨獸,閃爍的火光是它的獠牙。
兩邊處於僵持之中。
外面的土著已經燒起了柴堆,男人吊起一隻猴子正在扒皮,這隻猴子將是他們的晚飯。
猴子是動物里很像人類的。
宋郁眼皮跳了兩下,收回視線,「等到天亮,我們就撤離。」
她掃了一眼手錶,已經凌晨,早就有人悄悄打起了哈欠,神色里難掩疲憊。
「鑫鑫,你排個班,大家輪流值守,其他人先睡覺,都耗着也沒有用。」
宋郁道。
趙鑫鑫點點頭,劃拉兩下手,效率很高地安排妥當。
宋郁沒有參與安排的過程,但無形之中明顯是團隊的主心骨,一切朝着她授意的方向去行進。
– 夜更深了。
大部分人已經睡去。
宋郁靠在木屋的門口,目光凝着爐火微弱的星子,眉心不自覺皺起,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趙鑫鑫沒有給她安排值守,她卻守了全程。
反倒是旁邊的趙鑫鑫輪班,守着守着眼皮子打架,扛不住眯了過去。
宋郁抽出他手裡的槍,指尖細細摩挲,木質槍托的質感粗糙生澀。
雨林里的晝夜溫差很大,晚上的溫度變得很低,中間的爐堆漸熄。
空氣里攜着濕氣和涼意,一直涼到肺腑。
外頭印第安人的動靜也像火勢一樣湮滅,變得格外寂靜。
困意席捲,宋郁忍不住打了個無聲的哈欠。
突然,在一片寂靜里,木屋外傳來了腳步聲—— 沉重的皮靴踩在木質的台階。
一步一步,一併踩在了她的心臟上。
宋郁瞬間神經緊繃,她屏住呼吸,將槍口對準木門,食指靠着扳機很近。
腳步聲有序而緩慢,越來越近,最後停下—— 她的食指也搭在了扳機上。
外來的一道力,木門「咯吱」一聲被悠悠推開。
室內昏暗的光線傾瀉,籠罩在門外的人身上。
男人的身形挺拔,漆黑的頭髮,五官深邃,渾身上下透着一股冷冽氣質。
宋郁仰起頭,和他四目相對。
無垠的黑夜裡,男人的眼眸發出鷹隼般明亮的光。
她沒來由晃了神,食指不受控制地抽搐了一下。
「砰——」地開了槍。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