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遲愛過境》[遲愛過境] - 遲愛過境第4章  

我讓助理去調查了一些有關蘇予的事。
和我想像的差別不大,她身世悲慘,沒有愛她的父母,日子一直過得貧困,周祁就是照在她身上唯一的一束光。
如果沒有周祁出手幫助,她可能連癌症的醫療費用都付不起。
於是我讓助理以她家人的名義給蘇予卡里打了筆錢。
不讓她進我的公司,是我死守着這場婚約的底線。
給她這筆錢,是同為人的一點憐惜。
只是我沒有想到,這事還是被周祁查出來了。
那天晚上,我回到家,剛一開燈就看到他站在玄關外,幾步之遙的距離,面無表情地看着我。
我有點意外:今天回來這麼早嗎?
回答我的,是一張猛然甩過來,砸在我眼角的銀行卡。
一點刺痛從太陽穴蔓延開來,隨即痛感漸漸加重,連指尖都蜷縮起來。
周祁大步走到我面前,用力扣住我手腕,聲音裡帶着怒氣:我們已經結婚了,你還有什麼不滿意的,要拿錢去羞辱她一個病人?
我沒——溫辭,你從小就有富裕美滿的家庭,去國外念最好的學校,回國後就進了家裡的公司。
我也和她分手、向你求了婚,一路順風順水地走到今天,你什麼都不缺,可她什麼都沒有!
羞辱她,能讓你高貴的身份再更上一層嗎?
我閉了閉眼睛。
無數過往的畫面,幻燈片一樣從我腦海閃過,像一場支離破碎的電影。
周祁。
我努力想讓自己的聲音保持慣有的冷靜,可還是帶上了一絲顫抖,你不能這麼跟我說話。
你不能的。
周祁鬆開我的手,後退一步,看着我,似乎想說點什麼。
可這個時候,他的手機響了起來。
拿出來,屏幕上閃動着蘇予的名字。
周祁臉色微微一變,毫不猶豫地和我擦肩而過,開門出去。
我盯着牆上的掛畫,抬手在眼尾的傷口輕輕按了一下。
疼痛加劇。
那天晚上之後,周祁有好幾天沒有回家。
他始終沒有聯絡我,但我仍然知道,是蘇予的病情惡化,她疼到難以忍受,所以哭着給周祁打來了電話。
周祁,曾經在任何時刻都擋在我身前的周祁,毫不猶豫地選擇了去找她。
我找了家很遠的醫院,做全身體檢,醫生一臉嚴肅地告訴我:溫小姐,你必須適當地把情緒發泄出來,這對你是有好處的。
我沉默了很久。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