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遲愛過境》[遲愛過境] - 遲愛過境第3章  

我在附近的酒吧坐到半夜,周祁好像終於想起世界上還有一個我,於是打來電話。
阿辭,你在哪?
不等我回答,這頭就有樂隊演奏的聲音傳入電話中。
周祁的聲音頓了頓:我來接你。
他過來的時候,樂隊已經唱完最後一首歌,下台離開。
我坐在角落裡,桌面上放着一杯沒喝的 Mojito。
周祁站在我面前,昏暗的燈光打在他臉上,看上去莫名有種冷肅:怎麼一個人來這裡喝酒?
沒喝。
我說,就是點一杯坐着,聽聽歌而已。
聽我這麼說,周祁的臉色好看了一點。
他抓住我的手:走吧,回家。
坐進車裡的時候,我聞到了一股熟悉的消毒水味道。
顯而易見,他是把蘇予送回醫院後,才終於想起了我。
於是我問:蘇予最近怎麼樣?
事實上,在得知她的病情之後,這些天我一直在周祁面前保持着心照不宣的沉默,這算是第一次開口提及。
他避無可避,只好回答:不太好。
我已經安排了最好的醫生給她治療,但情況還是不容樂觀。
像是意識到這話的不妥當,他又補充了一句:阿辭,你別誤會,我只是覺得之前對她不太好,想補償一下。
這倒是實話。
我聽那些在國內的朋友說過,周祁對蘇予一直很不好。
我出國後半年,周祁就認識了蘇予。
因為他幫自己解決了麻煩,蘇予對周祁極盡感激,這種感激很快進化成少女蓬勃生長的愛意。
接下來的兩年,不管周祁怎麼冷臉以對、出言嘲諷,她始終保持着極致的熱情。
最後他終於被打動。
但即便是戀愛的時候,也是蘇予付出比較多。
想到這裡,我長長地吐出一口氣。
何況……她快要死了。
說這句話的時候,周祁的嗓音里甚至帶着一點哽咽。
這種活着的、健全的人面對無法戰勝的病魔時的無力感和愧怍,我其實體會過。
正因如此,此刻的我才顯得如此無力。
哪怕周祁是我的丈夫。
哪怕我才是他合法的伴侶。
接下來的車程,一路無話。
回家穿過庭院時,我下意識在那架鞦韆前停頓了一秒。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