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遲愛過境》[遲愛過境] - 遲愛過境第1章  

周祁的前女友得了癌症。
我匿名給她打了筆錢,卻還是被發現。
周祁把卡摔在我臉上:我們已經結婚了,你還有什麼不滿意的,要拿錢去羞辱她一個將死之人?

我靜靜地看着他。
當初是你主動向我求婚的,周祁。
得知周祁的前女友患癌那天,原本是我們定好的周年旅行。
我收拾着行李,轉頭詢問周祁的意見:那條墨綠色的領帶要不要拿上?
而他站在原地,直直望着手機屏幕,彷彿喪失了五感。
周祁?
我又叫了一聲,他如夢初醒般抬起頭,看着我。
……蘇予。
我怔了一下:怎麼了?
蘇予要死了。
說完這句話,他沒有再看我一眼,轉身往門外走。
他走得很快,好像慢一秒,就再也見不到那個人了。
我跟到醫院去的時候,周祁已經在病房裡找到了蘇予。
他沉着臉翻完了她的確診報告,然後問她:什麼時候的事?
蘇予在病床上蜷縮成小小的一團,臉色蒼白近乎透明:上個月體檢查出來的,醫生說,已經太晚了,不可能治癒——話音未落,她看到站在門口的我,忽然哭出聲來:對不起,溫辭姐,我不是故意要打擾你們的婚姻,我只是太害怕了。
我才二十四歲,我不想死……周祁轉過身,順着她的目光看到我,表情一下子變得很難看,眼神里也帶着責備:你來這裡幹什麼?
這時候提起那場因為沒有度蜜月而約定的周年旅行,似乎太不知輕重了。
於是我垂了垂眼,安撫地沖蘇予說:我來看看,有沒有什麼需要我幫忙的。
不需要。
不等蘇予出聲,周祁已經先一步開口,語氣極為生硬,你回去吧。
離開前,鬼使神差地,我回頭看了一眼。
周祁已經把蘇予攬進懷裡,抱得很緊。
蘇予的小臉擱在他肩頭,閉着眼睛,眼淚好像怎麼都流不盡。
我只有你了。
她哽咽着、喃喃地說,周祁,我什麼都沒有,只有你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