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寧宋娉婷的小說最新章節》[陳寧宋娉婷的小說最新章節] - 第5章 威脅

陳寧跟宋娉婷帶着女兒,開着宋娉婷的那輛大眾polo小車回家。

路上,宋娉婷忍不住的詢問陳寧:「你跟董天寶什麼關係,我聽到他叫你少爺。」

陳寧淡淡的說:「以前,他曾是我的手下。」

以前?

宋娉婷俏臉上露出恍然的表情。

據說董天寶是這兩年在中海地下圈子崛起的,成為中海東城區的地下霸主。

估計是董天寶發家之前,曾當過陳寧的手下。

不然以現在董天寶今日的身份地位,陳寧肯定是高攀不起的。

她不由輕聲的勸說道:「那麼說起來今天真是我們的運氣,如果不是你正好跟董天寶認識,那麼後果不堪設想。」

「陳寧,我知道你愛酗酒,脾氣暴躁。」

「但請你以後遇到事情不要這麼衝動了,不是每次都這麼好運氣的。」

「而且董天寶這次是看在你們昔日情分上,給你面子。」

「須知人情不能用盡,做事不能極端,你下次再闖禍,他未必會念舊情幫你了。」

陳寧聞言哭笑不得,真是第一印象害死人。

五年前宋娉婷第一次相遇時候,宋娉婷誤以為他是醉酒落魄街頭的流浪漢。

因此在她心目中,他就是愛酗酒脾氣暴躁,沒有多少本事的傢伙。

陳寧微笑的說:「我今天已經很謙和了,就算今天張萬龍叫來的人不是董天寶,他也一樣是這下場。」

謙和?

宋娉婷不敢苟同。

陳寧今天現在她公司打了大客戶黃老闆。

在幼兒園,張萬龍夫婦更是被他收拾得很慘。

這可跟謙和這個詞完全搭不上關係。

宋娉婷見陳寧如此自大,忍不住有點生氣,提醒他說:「陳寧我們能不能現實一點,我知道你以前是流浪漢,也知道你沒有太多本事。」

「但我既然同意你跟女兒相認,就不會嫌棄你貧窮。」

「我相信我們只要肯腳踏實地,勤勤懇懇的工作,一定能夠給女兒帶來幸福生活。」

「反倒是你沒有本事,還死要面子逞強,讓我覺得很不靠譜。」

「我爸爸媽媽對你的印象非常惡劣,等下回到家,你千萬不能再表現得這麼自大,不然他們會更厭惡你的。」

陳寧聞言,哭笑不得。

他知道,現在他把自己說得再厲害,在宋娉婷眼中都是吹牛。

沒多久,陳寧按照導航,開車來到海棠城中城。

這城中村建築都非常老舊,進入這裡,就彷彿回到了八十年代。

宋娉婷一家就住在棠下城中村一座破舊的公寓樓內,這公寓樓連電梯都沒有。

陳寧抱着女兒,跟宋娉婷走到6樓。

宋娉婷拿出鑰匙開門,同時對陳寧說:「進來吧,家裡很小很亂。」

客廳里,宋娉婷的爸爸宋仲彬戴着老花眼鏡,正在看報紙。

廚房內,宋娉婷的媽媽馬曉麗,正在做飯。

宋仲彬見到女兒帶着個陌生男子回來,他眼睛裏露出驚訝的表情。

因為這是宋娉婷第一次帶男人回家,以前每次家裡說要給她介紹相親對象,她都堅持此生不嫁,獨自撫養清清。

宋仲彬放下報紙,站起來迎上去,望着抱着宋清清的陌生男子,疑惑的問:「這位先生是?」

宋娉婷眼神有點忐忑,她還沒有來得及回答,陳寧懷裡的宋清清,已經得意洋洋的脆聲說:「姥爺,他是清清的爸爸,清清爸爸回來了,清清以後也有爸爸咯。」

「什麼,你就是五年前欺負我女兒,把我們一家害得這麼慘的畜生!」

宋仲彬是性格溫順的老實人,但得知眼前此人,竟然是五年前玷污女兒,讓女兒未婚生子的混蛋,他罕見的動怒。

「你這畜生人渣,你還敢來找我女兒,我砍死你!」

又是一聲充滿悲憤的怒罵,馬曉麗拎着一把菜刀,異常激動的從廚房衝出,要砍陳寧。

宋清清被嚇得哇的一聲,哭起來。

宋娉婷也連忙上前死死抱住母親,哭着說:「媽,不要――」

馬曉麗被女兒死死抱住,無法靠近陳寧。

她用菜刀指着陳寧,一邊哭一邊罵:「畜生,人渣,都是因為你,我們一家才會被老爺從祖宅趕出來,我女兒一生都給你毀了。」

「小婷你不要攔着媽,媽跟這畜生拼了。」

宋仲彬見老婆情緒非常激動,女兒跟外孫女也哭得一塌糊塗。

平日悶性子的他,此時大吼一聲:「都夠了!」

宋仲彬這聲怒吼,讓馬曉麗激動的情緒壓下去了一些。

宋仲彬趁機拿掉老婆手中的菜刀,然後摟住妻子,冷冷的望着陳寧:「你滾吧,永遠都不要再出現。你給我女兒,給我們一家帶來的傷害已經夠多了。」

陳寧哪不知道宋娉婷這幾年來吃的苦,他抱着女兒,眼神堅定的跟宋仲彬對視,認真而誠懇的說:「我不會走的。」

「我知道,娉婷這些年受的委屈。我會給她們母女一個璀璨的未來,讓她們苦盡甘來,擁有整個世界。」

璀璨的未來,苦盡甘來,擁有整個世界?

老實巴交,腳踏實地做人的宋仲彬聞言更瞧不起陳寧。

他最討厭不務實,好高騖遠,滿嘴跑火車的年輕人。

這種浮誇的大話,也就能騙騙他女兒這種年輕的女子。

馬曉麗更是直接絲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