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懲罪者詭案迷凶》[懲罪者詭案迷凶] - 第2章 第二個受害者?(2)

感受着周圍的氣氛。
當我睜開眼睛的一剎那,忽然想到了什麼:「這一次兇手似乎比之前熟練的多了,懂得知道用生理鹽水來維持死者的生命,這樣可以讓他騰出更加多玩弄死者的時間,結合他使用的刀法推斷,他應該不是第一次作案了,也就是說,這起碼是第二個受害者了,他應該是一個性、感非常內向,但長得俊俏,很容易吸引到女性,年齡在30歲到35歲之間,沒有職業,他從前應該遭到女性的拋棄或者背叛,導致他的心理出現了問題,這是他報復女性的原因。」
「第二個受害者?」
「是的,我們必須要找到另一具屍體!」
我篤定道。
當時高明強和劉雨寧看起來都不怎麼相信,我沒有說話,鼻子突然一動,彷彿聞到了什麼怪味,我沒有理會其他人,突然走了起來,就朝着不遠處的一棵樹附近走了過去,此刻眼前出現了一間非常狹小的木頭屋子。
這隔壁是個植物園,屋子應該是保安人員使用的,我一腳拽開了屋子的門,一股濃烈的血腥味撲鼻而來。
還沒進入現場,劉雨寧馬上就拿起了手機。
我走進去之後,發現一具女屍開敞破肚的,竟然被人掛在了窗戶上!
我來到了屍體的身邊,戴上了橡膠手套,讓高明強把屍體弄下來,可這哥們在進場的時候,卻嚇得渾身哆嗦。
我無語地只能讓其他警員幫忙,屍體好不容易才從窗戶上弄下來了,使用白蔥和黃酒後,我發現女屍的死亡情況跟之前的很像,也是被鞭打過的,這次的死因依然是頸部的刀傷,但這一次明顯兇手使用了更加多次的劈砍,這也證明了,這一次他沒有第二次作案熟練。
要知道頸部的左右兩側有大動脈,如果熟練的人,一刀下去就可以讓人斃命,第一次兇手顯然沒有抓准位置,或者說由於過於緊張而沒有一刀將死者斃命。
這一次梁法醫來到現場,他沒有好像上次一樣驕傲,但還是一副不屑的樣子。
我把屍體的一些情況跟他說了,他馬上就反駁道:「你說這才是第一個受害者?
開玩笑吧!
你這是!」
「沒錯,這一次明顯多了幾刀,你如果不相信,驗證一下就會發現,她身上並沒有使用過生理鹽水的痕迹!」
「我才不相信呢,如果真的好像你這樣說,我把頭劈下來給你當椅子做!」
我心裏一陣冷笑:「那你就準備好吧!」
「你這個不可一世的傢伙!」
梁法醫留下一句狠話,讓他的人把屍體先帶走了,劉雨寧走了過來,撞了一下我的肩膀:「你還是不要這樣懟梁法醫好一點,好歹他也是我們的長輩!」
我看到出劉雨寧還是相信他的,而且還畏懼他。
我說:「一切看實力說話吧!」
劉雨寧白了我一眼,跟高明強等人開始對現場進行勘察,但她們什麼都沒有找到,就連指紋跟腳印都沒有。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