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天道繼承人,原女主拿黑化劇本》[成天道繼承人,原女主拿黑化劇本] - 第9章 有我在

「弟弟?」問歸期陰冷的看向問凝,「我最後一次警告你不要蹬鼻子上臉,人還是要點臉,就算你沒有。」

「同父異母,你一個婢子生下來的孩子,你算什麼東西!」

「問歸期,我不許你說我和我母親,我的母親是婢子又怎麼了,她很善良,從不會去做一件壞事。」問凝臉色都變了,她像是不甘心,看向座上的男人,「我們很好,你憑什麼這樣說,你生下來就尊貴,我不是,我想要什麼不能去爭取嗎?」

「你不要的東西,我要費好大的勁拿,就連父尊你也不要,我也要爭取人心。」

「尊卑就這麼重要嗎?我偏偏不信命。」

他們的對視藏盡了各自的殺意,問歸期拍手叫好,「憑什麼?就憑我的母親是正兒八經的魔後,你呢,你一個婢子生下來的孩子,要不是他留下,你以為你能活下來?」

「一個不該出生的人,也敢在我面前提尊卑。」

「聽好了,我生下來就是尊又如何,你也配得上叫我弟弟?」

「別說是你了,你跟你母親一個樣,都是自討沒趣的蠢人。」

邢玉河沒話說的給問歸期倒酒,讓他喝着消消氣。

她也從天道口中了解到,問歸期的母親貴為魔界魔後,她脾氣大,對能危害到她的人無比狠毒。

魔尊當初就是瞞着她,留下了問凝一母子,到她生下了自己的孩子,才想帶人認祖歸宗?

自己的夫君有了別的女人,孩子也比自己的孩子大,這誰能忍得住啊。

所以問歸期的母親爆發出了有史以來最生氣的一幕,把看到的東西砸了,還有往魔尊身上扔。

「謝了,我正好要喝酒解悶。」問歸期拿起酒杯,捏了捏邢玉河的臉,「小傻子,你怎麼那麼傻啊。」

傻得很可愛。

邢玉河拍掉他做亂的手,下意識的摸着被捏的臉。

「嘶。」天道看到了就說:「我怎麼覺得這事情的發展超乎我的想像了。」

問歸期看着被拍掉的手笑了,喝着酒重新看向問凝,挑眉了,「咋了啊,還不走啊,我說的又沒有錯,你的出生可比不過我,我不是在胡說。」

「道歉。」問凝說。

「你再說一遍?」問歸期以為自己聽錯了,「我要道什麼歉,我欠你命了?神經病。」

「道歉。「問凝重複了一遍,「你侮辱了我的母親。」

「我侮辱了你的母親?是不是要洗白自己啊,你們沒錯?」問歸期笑了,淺嘗杯中酒,「不是我說你們這些人無知,插足了別人的家事,還能心安理得的告訴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