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天道繼承人,原女主拿黑化劇本》[成天道繼承人,原女主拿黑化劇本] - 第8章 天機不可泄露

問凝沉寂了幾天,問歸期心裏明白得很,也不去說,就是該吃吃該喝喝,一點都不心急,彷彿對什麼事都不在意。

這到了邢玉河慘了,就因為不在意男女授受不親,她就陪在問歸期身邊看了好些天的西域舞。

問歸期有興趣的看,倒是不正常的沒有選女人了。

邢玉河人快麻了,跟天道說:「我看他安全自在的很,要是沒有靳遲熙,他這人絕對不可能是小小配角,反派角色都有可能了。」

天道看她小心翼翼的樣子,笑,「他成為反派角色?你說的也不是不可能,還很有理有據,問凝又比不過他,只不過是成為了某人的朋友,她不比得過就是奇了怪了。」

「你說問凝了,我什麼時候才能見到她,問歸期哪一天是死期啊。」

「快了。」天道老沉道:「正所謂天機不可泄露,你以後就知道了。」

「什麼天機不可泄露。」邢玉河抓了抓衣服,吐槽道:「你泄露的還少嗎。」

天道拍她的頭,「你還說,要不是為了你,我早就走了,你可是我的繼承人,你要是死了,我還要找多久啊。」

邢玉河差點被拍出腦震蕩,暈頭轉向的問,「你幹什麼啊,我要是真被你拍傻了,你給我負責。」

「你說什麼,我給你負責?」這不是天道的聲音,而是問歸期的,他舞也不看了,饒有興趣的盯着邢玉河看,「小傻子,你要我怎麼給你負責。」

「給你的少主說來聽聽?我聽高興了興許就答應了。」

這聲音大了,就是不太好。

「聽到沒有。」天道還一起說,「要怎麼負責。」

「嫁給他?」

我去,別搗亂了,閉嘴吧你!!!!!

邢玉河敢說天道要是有人樣,她真的想咬死他。

問歸期還在等她回答,「問你話,你要怎麼讓我負責。」

「啊…這個嘛。」邢玉河尷尬了,隨便亂說了,「如果我說我要你給我一盤水果,外加一些零嘴,我陪你看西域舞看餓了,怎麼樣?」

「就這樣?」

「那少主要我怎樣?」

「是我要你怎樣嗎,你一開始的意思呢?」

「啊?我沒什麼意思啊。」

「你確定你沒偏離要我給你的意思?」

「我確定以及肯定!」

問歸期不問了,他被氣笑了,「小傻子,你故意的吧,你再撩撥我,我把你扔魔界三十里處的魂渡河!沉一會把你骨頭磨成灰。」

「魂渡河顧名思義,源於魔界之地。」天道科普道:「連屍體都能化成森森白骨,人就慘了點,下去就被鬼咬到血肉模糊,你要是被扔進去了,別擔心,我復活你的能力不在話下。」

「你隨便浪,死了,我拉你回來,浪個八百次都不成問題。」

不是,她又不是神明,復活前不痛啊?

「少主,你冤枉我!」邢玉河有點吃驚,「我什麼時候不知死活、不照鏡子、太過自信、以為誰看我都是美女的去撩撥你了。」

「你說我要對你負責。」男人幽幽道,「怎了,敢說你沒有說過這句話?」

「少主,我真不是對你說的…」邢玉河想說點什麼,觸到了問歸期的眼神,她有點沒用的不說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