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天道繼承人,原女主拿黑化劇本》[成天道繼承人,原女主拿黑化劇本] - 第7章 不說點什麼嗎?

邢玉河也不是放不下的人,她有了天道,每次傷心的想起,天道都會安慰她。

她的壞心情來的早,去的也快。

天道看着邢玉河,表示就是長不大的孩子。

也該是的,他可以告訴她會發生什麼,卻不會告訴她沒有女配逆襲的話,她和元秋會如何。

這個故事本來是一個江湖上的劍客與落魄的千金小姐,他們相知相愛,劍客不用心的護了千金小姐一次,這也就註定了他會護她一輩子。

天道感嘆世事無常,原來這些感情都比不過一個外來人,就因為那個人有趣,靈魂都換了,元秋就忘了初心,去和那人糾纏不清了。

邢玉河好心情沒多久,剛換好正常的衣服,她就被請去見問歸期了。

「來了啊。」問歸期還是半躺着,睨着她,沒個正經的的笑,「來,幫我看看誰跳得好。」

「你替我選了。」

邢玉河依言看去,差點看得眼花繚亂,她有選擇困難症了,感覺看不出誰跳得好,「少主,你怎麼就喜歡看人跳舞?要不還是你來吧,我有風濕,看不得這麼潮的舞。」

她在上一場也是舞者,就是比不得這一次的妖艷,戴着紅紗巾的女人們,腰肢扭動盡顯西域風情,她們跟妖精似的盡情挑動男人的心。

「我給你選,你倒是讓我來了。」問歸期沒什麼看點,「到底你是少主,還是我是少主。」

邢玉河不廢話了,閉着眼隨便的點,「這,這,這,這,這,還有這個,那個也行,少主看行了嗎。」

「你跟誰學的啊。」天道都看傻了眼,「這也可以?」

邢玉河給天道吐槽道:「我不閉眼選不了,穿同樣的衣服,我忽然發現自己有選擇困難症了。」

天道想笑就笑了,這選擇困難症還有說來就來?罷了,讓她怎麼開心怎麼做吧,萬事有他,她開心就好了。

邢玉河點不下去了,興奮的問男人,「怎麼樣,少主,我選完了。」

「小傻子,你是真的傻啊。」問歸期緩了緩,心情不錯道:「你做的很好,這些人都賞給你了。」

「我對你好吧。」

「少主,我是女的,我要她們幹什麼。」邢玉河不要,她不想跟一堆的女人混在一起。

「那行,你不要就算了,我也不要。」問歸期裝模作樣的聽下去了,還起了身,拍了拍旁邊的位置,「既然如此,來,小傻子,你坐下,陪我看舞。」

「哦,好的。」邢玉河二話不說就坐上去了,看都不看問歸期有些驚訝的眼神。

「你這就坐下了?不說點什麼嗎。」

「那不然呢,少主,你不會是要我起來再坐下吧,你都要我坐在你身邊了,肯定是要聽話。」刑玉看得很開,又不是來這享福的,要說不為奴為婢就不錯,總不能不聽話吧。

「坐都坐了,倒也不至於讓你起來,我看你都不分男女授受不親了?」他都準備好了第二句話,讓她坐也要坐在他身邊。

「男女授受不親能當飯吃嗎?」

「…不能…」…

「那少主還用問嗎?男女授受不親對我沒有用。」

「不問了。」

邢玉河坐在問歸期身邊,她沒有一點彆扭,真的是欣賞西域**的魅力,畢竟都是美女,不看白不看。

她不彆扭,問歸期一個大男人彆扭了,他還是第一次見這樣的女人,也是第一次離女人那麼近。

印象里,他都是和母親親近,自她走後,就沒有人教他怎麼學會有人的感情,這些年一直裝得無所事事,暗地裡都是和問凝針鋒相鬥,一刻也不能安寧。<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