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天道繼承人,原女主拿黑化劇本》[成天道繼承人,原女主拿黑化劇本] - 第6章 算了,你以後跟着我

聽着都快哭了?

邢玉河求助天道:「怎麼辦,這人油鹽不進,我詞窮了。」

「還有,我說的話有這麼假嗎,都可以讓人聽哭了。」

「你說呢?我要是能隨便的拿你的身體,我都想幫你走這一遭了,還能讓你說出這些笑話。」天道涼涼道,他恨啊,他只能在邢玉河有生命危險的時候,才能借走她的身體,為她有一線生機。

沒有生命危險,那就愛莫能助了。

問歸期喝了酒,望着邢玉河,「小傻子,你還有什麼話要說?我等你說完弄死你。」

「沒了吧。」有天道在,邢玉河也不怕死,大不了死了重活一次,去嚇死他,「要是可以的話,你能不能聽我狡辯?」

邢玉河長得可人,委屈巴巴的樣子就格外的賞心悅目了,「我真的沒有亂說,你同父異母的姐姐問凝,她日後有人幫,你呢,就是小可憐,沒有人幫你。」

「下場還不好。」

他問:「下場是什麼?」

邢玉河道:「你會被問凝親手殺死,她會成為魔尊。」

按照以往的經歷來說,把為什麼來他的身邊如實告知就可以了,信不信由他自己來決定,如果她不去說,誰會願意把一個陌生的人帶在身邊。

這又不是人見人愛,花見花開,什麼事是不能說的呢,婆婆媽媽去行動才蠢。

「荒唐,就憑她也配?一個賤婢爬床有的女人。」問歸期笑了,酒杯都砸到了地上,「她親手殺死我,是對我最大的侮辱。」

「什麼身份什麼地位,敢和我搶,還要有幫手。」

「果真什麼媽什麼女兒,盡使些小手段。」

對於問歸期的這些話,邢玉河沒什麼好表示的,就一個三兒,她也不能聖母的表示禍不及後輩吧,那在正室面前算什麼。

哪怕是掀不起風浪的奴婢,誰會喜歡自己的丈夫有別的女人,別說打了就是趕都想趕走。

問凝還因為問歸期母親打的一巴掌,從此恨不得還回來,在殺死問歸期,沒有半分因為女配所帶的系統幫助而有所羞愧,反而是心安理得的坐上了魔尊的寶座,成為一代女魔尊。

這些本來就不是屬於問凝的,她比不得問歸期有實力,就是因為成為了靳遲熙的朋友,成功拿到了這一切。

邢玉河都服了,怎麼靳遲熙這麼愛幫朋友的事,不能看看是不是對的嗎?她都覺得這是正室的孩子比不過三兒孩子了。

怪離譜的,不接受也要接受了。

「我暫且信了你的話。」問歸期還是笑,只不過沒什麼好心情,「算了,你以後跟着我。」

「我可以留下了?」邢玉河聽到後就回神,也很仗義道:「少主,你就放心吧,魔尊一定是你的,我會…保護你的安全?」

她後一句不自信了起來,畢竟她真的是菜,為他擋死可以,保護的就是另一類了。

「小傻子。」問歸期哈哈大笑,「我不要你的保護,我看你小得都可以被我提走了。」

「我…我…我…」邢玉河說不出所以然來,臉都紅了。

「行了,你出去吧,會有人帶你選好住處。」問歸期擺手,讓她走。

邢玉河巴不得快點走,所以不會問什麼。

問歸期打了新的杯子倒了酒,他一點點的喝完,才說:「東西,南北。」

兩個人影閃了出來,「主子,屬下在,你有什麼吩咐?」

「她好看嗎?」

東西和南北有些摸不着頭腦:「主子,你問的是誰?」

「走出去的那位,好看嗎。」

呃,他們能說剛才偷懶打牌了,所以沒看嗎?可是真的說了,能被扒皮吧。

東西:「…不知。」

南北:「大概吧…」

「嗯?什麼意思。」問歸期看向他們,「我沒有聽清楚,再說一遍試試。」

都這樣說了,意思不就是:再打糊弄我,我丟了你們。

東西屈服了:「好看,太他媽媽的好看了,我從沒有見過這麼好看的美人了,娶媳婦都要按這個標準去。」

南北也識時務者為俊傑:「美若天仙,冰肌玉骨,我見了此生無憾。」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