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天道繼承人,原女主拿黑化劇本》[成天道繼承人,原女主拿黑化劇本] - 第4章 丑嗎?

等事情落下,天道靈魂退了出去,邢玉河剛拿到身體走路還不穩,差點就摔了一跤,還被天道嘲笑:「你是傻子嗎?」

「才不是!亂說話。」邢玉河很鬱悶,跟天道吵了起來。

「玉河。」這是顧北漠的聲音,她猛的回頭,發現他還是在顧府的紅衣,沒換下,卻隱在月色里有種朦朧的美。

天道告訴邢玉河了,「顧北漠是配角沒有求生欲,他是顧北一家收養的兒子罷了,他們一家養他就是拚命的讓他有名聲,從來沒有為自己活過,要是沒有你,他會一生平凡的活着,也很痛苦。」

一個配角,是沒有求生的意志力的。

邢玉河不知道顧北漠要幹什麼,就笑着開口:「我聽到了,你要說什麼。」

眼前的人還帶着少年的朝氣蓬勃,眼下痣漂亮又惹眼,說出了意料之外的承諾:「在下給你蓋了紅蓋頭。」

「這一輩子。」

「在下,只會娶了你。」

邢玉河罪過了:「????」我是可惡的不讓你成婚,有讓你娶我了嗎。

是誰說要搶婚去黑化的?搶了就變成了便宜相公,這不是鬧着玩嘛。

「你不要怪我,這可不關我的事。天道琢磨幾句,撇清了關係,「我怎麼會知道他一眼就相中了你。」

「眼光賊差。」

「就怪你咯!」邢玉河惱了,真想打他,「你以為我想這樣嗎?就怪你。」非要她去搶啥婚,人是拐來了,卻是以便宜相公的身份。

顧北漠看着他的小姑娘生氣的樣子,不明白道:「玉河,你在對誰說話。」

「沒誰。」邢玉河讓天道安分點,抿嘴對着顧北漠道:「你要和我一起嗎,我雖然是不認識你。」

「但是你說的話,我知道了。」

人是她搶來的,就算是他自願的,那也得含淚跪着要了。

「當然。」顧北漠說這句話的時候,眼裡有細碎的光,火紅色的長衣顯得他依舊少年,說出來的話也滿懷期待,「你是…」

「吾妻,玉河。」

多深情的話,就是為什麼會對她說呢?

不理解,非常不理解。

「……」刑玉河後悔了,她覺得要說點什麼的,還是住了嘴,這人應該是隨便說的吧?

以前她是和天道兩人一起互幫互助,現在多了一個人,感覺到處處很不自在,用了幾天才好點了。

就沖搶完婚,刑玉河還以為會有安生的日子,天道對她說了,「我不是時時刻刻能用你的身體,去魔界找不老血,你不想和靳遲熙爭都不行了,有時候做絕一點,無人敢冒犯到你。」

「我要你幫魔界魔尊二子問歸期奪得王位,斬了靳遲熙的羽翼。」

魔界的不老血,乃是魔族之寶,傳說是每任魔尊撐管,而如今的魔尊年老將死,膝下單薄有個孩子,其中有一女長公主問凝風光無限,餘一子不問於世。

邢玉河知道了小說發展,問凝就是靳遲熙後來非常要好的朋友,她們認識就趣味相投,老魔尊死後,她就和同父異母的弟弟爭搶魔尊之位。

問歸期平時不漏優點,顯得很平庸,等和問凝斗,那才是三天三夜都說不完的驚才。

若說沒有靳遲熙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