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念卿沈時初》[程念卿沈時初] - 程念卿沈時初第1章  (2)


青梅竹馬這個詞,多少帶了幾分曖昧的意味,或許,用鄰家哥哥來稱呼,更符合他心中的定義吧。
我苦澀地想。
從親眼目睹他們火熱親吻的那一刻起,我就知道我有多麼可笑。
「時初,你怎麼來了?
」蘇歆的語氣頓時充滿了欣喜,「我跟念卿在打電話,好久沒見了,你要不要跟她說幾句?
」聽到這句話,我像是被突然按下暫停鍵一般,立刻頓住了腳步,僵直地停在原地。
算起來,我跟沈時初,也有將近四個月沒見過了。
自從高考結束後,除了那天我填完志願,跟他匆匆打了個照面外,我就再沒見過他了。
甚至,就連我和他微信上最近的一次聊天記錄,也是定格在四個月前。
原來,我們竟已這麼久沒有聯繫過了。
這還是我們相識這麼多年來,第一次出現這種情況。
想到這,我不禁屏住呼吸,指尖微微用力,攥緊了手中的書本。
但電話那頭卻瞬間安靜了。
隨即,又隱約聽到有說話聲,好似兩人在交談,可惜聽得並不真切。
「那好吧」,過了一會兒,蘇歆的聲音隔着手機再次響起,帶着一絲歉意,「念卿,不好意思啊,時初他剛下晚自習,他等下還有事,就不跟你說了,那我們下次再聊。
」「好,我也快到宿舍了,先不說了。
」我毫不猶豫地掛斷了電話。
幾乎在蘇歆開口的瞬間,我就斷定,沈時初不想跟我說話。
多年的陪伴和默契,讓我太了解沈時初的脾性了。
當他生氣時,就算你使出渾身解數,他也絕不會開口說一個字。
就像小時候,我把他最喜歡的玩具弄壞了,哪怕我重新買了一個嶄新的賠給他,還把自己所有的玩具補償給他,他也不理我,急得我都快哭了。
最後,是他自己氣消了才願意搭理我。
那以後,我就很注意,盡量不去觸碰他的底線,因此這麼多年來,我們相處得倒也相安無事。
可這次,他為什麼生我的氣,這麼久都不理我?
聽到身後有腳步聲響起,原來還有人比我晚走。
或許是這突如其來的聲音讓我恢復了清醒,我長吁一口氣,快步朝宿舍走去。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