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抄家流放後:全家一起去逃荒》[抄家流放後:全家一起去逃荒] - 第七章 做應對之策

其實,當流言蜚語傳出來的那天,丞相就明白,自己有一天終究會和自己這個養子形同陌路的。

可是任誰也想不到會是自己女兒嘴裏說出來的這種結果。

轉念一想,既然事情是要發生的,那麼自己也得早作準備才是,否則自己一家是真的熬不過這流放逃荒之路的。

自己的妻女何等的千嬌百媚,自己是萬萬不能讓自己家人在這路上出個好歹的。

左右自己這個丞相也當得厭煩至極,說不定這也是一個機會。就是要苦了自家兒女和妻子了!

蘇暮煙看到自己的爹爹沉浸着默不作聲,便開口說:「爹爹,現在不是憂愁寡斷的時候,我們必須得有應對的計劃才是。」

「這流放的路上,伴隨着北邊的饑荒,所以路上總歸不會太平的,而這路上要想平安到達流放的蠻荒之地,糧食和銀子便是重中之重!」

「爹爹你想想,若沒有了糧食和銀票,恐怕我們這一大家子人,早就會餓死在流放的路上的,更加不用說這一路上恐怕還有別人的搶劫和白肆的追殺!」

丞相聽完自己寵愛的女兒,說出這些話後,眉頭皺的更加緊巴了,額頭的川字,在蘇暮煙看來彷彿可以夾死一隻蚊子!

半天后,深深嘆了一口氣,自家爹爹望着自己,好像做了一個巨大的決定。

緊接着蘇暮煙就聽到自家爹爹說:「煙煙啊,你今晚收拾收拾東西,多帶點金銀首飾做盤纏,爹爹今晚就讓」人帶你和弟弟妹妹走,走的越遠越好。」

「爹爹和你娘會拖住他們的,給你們幾個爭取時間,到時候你們三個改名換姓,好好的找一個與世無爭的地方去過平平淡淡的生活。」

「怎麼可能,爹爹你當真以為白肆能放過我們姐弟三個嗎?」

「什麼時候了,別天真了!」蘇暮煙恨鐵不成鋼的說道。

「我總算明白了,爹爹你差在了哪裡了?」

「明明是當朝丞相,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地位,卻偏偏到了最後這種要被抄家流放的地步!」

「屬實是你太心軟了,在這種高度的時候,就不應該把人性想的太好。」

就像白肆,爹爹你總覺得你能用真心打動他,初心也是希望他能好好成長,不用孤苦伶仃,可是結果呢?

我來告訴你,結果就是他吃我們的,住我們的,平日里還對我們愛搭不理的,緊要關頭,可以對我們下狠手的!結果就是我們一家要被趕出去安上罪名流放!

久久蘇子木說道:「是啊,還是為父把事情想的簡單了,自以為這群豺狼虎豹是想要自己的命和這個丞相的位子,確實忽略了人性的惡劣。」

「煙兒啊,既然如此,我們一家就齊心協力的一起準備度過這次的難關。」

就像你說的,糧食是重中之重,這個你爹爹我這裡還有點可信的人脈,我會安排好,就是恐怕抄家的話,這個銀兩我們是帶不走了。

可惜了我這一整個丞相府的財富要便宜那白眼狼了!

說道這裡的時候,丞相蘇子木的眼睛裏確實濕潤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