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劍神》[長生劍神] - 第6章 等我吃完

就在這場挑戰,以眾人意料之外的結局即將收場的時候,那不滿諸桐輸掉的王吉卻再次站出來開口,道:「我要和你比一場!」
本欲離去的東陽,不得不停下腳步,搖頭道:「改日吧!」
「你怕了?」
東陽深深的看了一眼王吉,又掃視一眼周圍的眾人,他不知道自己住進長生觀後,為什麼會有這麼多修行者針對自己,想法設法的逼自己離開,他現在也不想知道。
因為這些人的行為,反而讓東陽沒有後路可退,他從小養成的性格是不溫不火,平淡如水,可這並不代表他沒有少年的傲氣。
「那好吧……既然你們如此針對於我,我雖然是一個普通人,卻也不能任由他人欺辱,我現在明確的告訴你們,想要逼我主動離開長生觀,那是妄想!」
「從今天起,我東陽正式接受你們所有人的挑戰,但我是一個普通人,你們修行者挑戰我,就不能動用真元,且每天我只接受一個人的挑戰,若你們誰覺得不公平,可以不來!」
不公平,在場的人誰能說不公平,東陽本來就是一個普通人,若是修行者挑戰他,還動用真元的話,就根本沒有可比性,那才是不公平。
王吉也是無話可說,只能撂下一句我明天再來的話,轉身離去。
東陽也離開了,眾人看着他那略顯單薄和孤傲的身影,神色不一,忽然覺得是他們逼出了這個少年的鋒芒。
「我們的草木皆兵,讓這把劍終於離鞘,不知是對是錯!」沐揚輕嘆。
「利劍出鞘,你也太高看他了吧,他表現的再怎麼大無畏,也只是一個普通人而已,又有什麼好值得在意?」江川有些不屑。
「不值得在意?你劍門下院為何還想要逼他離開長生觀?」
不等江川回答,沐揚就繼續說道:「他是一個普通人,但與諸桐的比試說明,他並不普通,若他擁有真元,必是魚躍龍門!」
「諸師弟……從之前的交手來看,他能如此從容,又能做到一擊制勝,換做是我不動用真元也未必能勝他,這對你是件好事,可以磨鍊你的刀法!」
聞言,諸桐神色一動,隨即拱手道:「多謝師兄指點!」
「走吧……我也很想知道,在不動用真元的情況下,潛龍榜上又有誰能擊敗他!」
能讓在潛龍榜上排名前五的沐揚如此評價,足見他對東陽的重視,只是他的重視,未必就能讓其他人同樣重視。
修行者和普通人最根本的差別,就在體內是否有真元,沒有真元就永遠不是修行者的對手,那樣的東陽又有什麼值得重視呢?即便他的劍招身法再強又能如何!
別人怎麼想,東陽不知道,但他知道自己必須這樣做,否則他在皇城內將寸步難行,更別談來這裡的主要目的了。
他是普通人,但只要不動真元,他並不比其他修行者差,別人會刀法劍法身法,他也會,甚至更加博學。
晚上,東陽依舊在院子里的月光下打坐,只是神魂沒有離體,這是為了以防萬一,也是為了明天能有一個好的精神來應對挑戰。
儘管神魂未曾離體,但他對周圍的感知依舊是那樣清晰,一草一木,一動一靜,契合如一。
淡淡的月光灑落身上,如沐一層薄薄熒光,清冷而又靜瑟。
自古以來,修行一直都是所有人追尋的路,修行也從不是天才之間的專利,歷史上更是不乏朝聞道夕死可矣式的人物。
每個修行者的路,都有順於不順,貴在堅持,即便是朝聞道夕死可矣式的人物,也是長時間的積累所致,並非是一蹴而就。
東陽不知道自己未來的路會怎樣,他只知道做好眼前的事情,沒有真元依舊習武靜坐,沒有真元依舊能夠修行修心!
次日清晨,東陽準時的為自己準備早飯,而在長生觀外則是陸續有人聚集,甚至有人還吃着飯,真是看熱鬧的不顯事多麻煩。
能登上潛龍榜上的少年,都是不平凡的人,而東陽只是一個普通人,是一個平凡的人,雙方的交鋒,就是平凡和不平凡的交鋒,自然引人矚目。
至於這些光明正大來看熱鬧的人,還有一些在暗地裡看熱鬧的人,他們之中也有平凡和不平凡的人,立場自然也有所不同,可不管怎樣,熱鬧還是要看的,誰勝誰敗看過再說。
很快,王吉也來到長生觀外,對着緊閉的大門朗聲喊道:「出來迎戰!」
「請稍等片刻,我的早飯還沒有吃完!」
東陽的聲音傳來,讓門外的眾人有些錯愕,人家挑戰者都來了,出於禮貌,應戰者也該立刻出面,這是一種尊重,也是人之常情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