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劍神》[長生劍神] - 第5章 這劍……辟邪

自江川和諸桐的挑戰,分別被拒絕之後,東陽的生活一如既往,讀書練功打坐,一如往昔,也沒有走出過長生觀一步,彷彿他早已忘記來皇城的真正目的。
長生觀外,也沒有再出現修行者的挑戰,恍如一切都恢復了往日的寧靜。
可在暗地裡,依舊有無數雙眼睛在關注着長生觀,這個曾經超然的地方,太多人不想它死灰復燃,只是沒有人會公然下手而已。
半個月後,東陽走出書房,對着天空長舒一口氣,囔囔道:「太學院送來的這些書我都認真的看了一遍,其中修行書籍之中記載的種種武學招式也都練習過一遍,只是……」
東陽暗嘆搖頭,他想要的是能夠醫治自身不能修行的良方,只是依舊沒有任何進展。
不過,在住進長生觀這半個月的時間裏,他也不是毫無所獲,至少他對周圍事物的感知要比以前清晰許多,彷彿是他的五官感知變得更加靈敏導致。
「也該出去走走了!」
華陽樓二樓,兩個少年相對而坐,卻相對無言,各自品嘗手中的佳釀,目光還不時的看向窗外,把長生觀門前衚衕內的一切都盡收眼底。
「他出來了!」
江川和諸桐兩人的眼神均是一凝,諸桐立刻放下酒杯,抓起桌上的兵器,直接跳窗而下。
「讓諸桐先試試水也好!」江川低囔一聲,也拿起長劍,下樓而去。
「你終於出來了!」
東陽看着擋在面前的諸桐,心中倍感無奈,從始至終,刀山下院和劍門下院弟子挑戰自己的事情就有些莫名其妙,現在更好,沒完沒了了。
「我不明白你們為何這樣做,我只是一個普通人,而你是修行者,本就不是一類人,這樣的挑戰有何意義?」
「你若不在長生觀,自然沒有意義!」
「說來說去,你們還是想讓我離開長生觀!」
「對……」
東陽深深的看了對方一眼,突然搖了搖頭,道:「雖然我不知道你們為什麼如此在意我住在長生觀,本來我還準備住一段時間就離開,可現在我不得不改變主意!」
諸桐眼神一凝,沉聲道:「這麼說你是不準備離開了!」
「對……」
「既然如此,就讓我看看你有什麼資格能住在長生觀?」
「你還要挑戰我?」
「你不敢?」
「修行者挑戰普通人,你認為這公平嗎?」
「我可以不動用真元!」
東陽沉吟一下,道:「好……我去取劍!」
看着轉身離去的東陽,諸桐冷冷道:「希望你還敢出來!」
東陽頭也不回的說道:「我既然答應了你,就不會反悔!」
「你就不怕他不出來?」江川不咸不淡的說道。
「那也正和我意,言而無信,他只會成為所有人的笑柄,那時,他即便還住在長生觀,也已沒有任何意義!」
無信則不立,這對修行者而言乃是大忌,哪怕東陽不是修行者,可若是丟失了信譽,那他在眾多修行者眼中也將變得一文不值,再也沒有讓任何人在意的資格。
很快,東陽就重新出現在眾人眼中,手中的確多了一把劍,一把桃木劍。
「這就是你的劍?」
諸桐並無任何嘲笑的意思,只是有些詫異,但他的話一出口,已經聚集於此的眾人之中,則是傳出些許譏笑。
就算諸桐不動用真元,但他還是一個貨真價實的通脈境高手,其身體的力量和靈活性依舊超過普通人甚多,且他手中的兵器也遠不是一把桃木劍所能抗衡的。
東陽彷彿沒有聽到周圍的嘲笑聲,看着手中的桃木劍,道:「這劍……辟邪!」
場面瞬間寂靜,剎那間之後,一聲聲肆意的笑聲響起,如遇到非常開心的事情一般。
「哈哈……辟邪,你還真把自己當成遊方道士了!」
「這劍辟邪,那你能不能驅鬼啊?」
圍觀人的嘲笑,反而讓諸桐有些皺眉,他非常不喜歡這種嘲笑,因為東陽現在是他的對手,任何對手都是值得尊重,這也是對自己的尊重。
東陽淡淡的看着嘲笑的眾人,直到他們的笑聲漸落,他才淡然開口道:「笑完了?」
那些嘲笑他的人,本能的想要開口,可當他們看到東陽那淡然無波的神情後,到了嘴邊的話,再也說不出來。
「我們可以開始了!」
「你是普通人,我不動真元,只比刀劍招式,點到即止!」
「請……」
諸桐緩緩抽出長刀,神情冷冽,即便他知道東陽只是一個普通人,卻也不會掉以輕心,這是對對手的尊重,更何況他不認為東陽真的只是一個普通人。
長刀離鞘的剎那,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