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劍神》[長生劍神] - 第4章 這個少年不輕狂

那少年的腳懸於半空,回頭看向江川,疑惑道:「怎麼了?」
江川輕哼道:「若你今天踹了長生觀大門,太學院一定不會放過你!」
「為什麼?」
「因為這是長生觀!」
「也因為這是長生觀,一個普通人就想安穩住在這裡,也不是那麼簡單的事!」
「我們走……」
江川一行人離開了,卻也預示着東陽在長生觀的生活開始了,麻煩也來了。
飯後,東陽來到書房,翻閱太學院送來的那些書籍,想要從中找到有關長生觀介紹。
最後,他卻失望了,這裡的書籍雖然無所不包,更是不乏關於修行的典籍,可唯獨沒有介紹長生觀的書籍。
不過,長生觀的介紹沒有找到,倒是有關於潛龍榜的介紹。
雲荒大陸,人族和妖族並存,井河不犯,妖族居於十萬大山之中很少外出,和人類的瓜葛並不深。
除了妖族之外,人族的人口基數更多,修行高手自然是人才輩出,有的出自四門一家,有的出自某個家族,有的則是獨修浪子,為了讓每個年輕修行者了解更多的同階英傑,太學院中的神秘分支天機院,就創造了幾個榜單昭告天下,潛龍榜就是其中之一。
潛龍榜是針對凝元之上通脈境的少年英傑,榜單中只有一百個名額,每一個都是通脈境的佼佼者,且都會以此為榮,那代表的不只是實力,還有名聲。
江川能在潛龍榜排名第三十位,其實力也可見一般。
「潛龍榜……和我沒有啥關係!」
東陽走出書房,來到院落中,手持桃木劍,一招一式的練習着劍法,雖然體內沒有真元,任何劍法在他手中都做不到修行者所展露的非凡氣勢,但他的一招一式依舊如行雲流水,平凡而又自然。
不是修行者依舊可以練功,沒有真元依舊可以練劍,這不能改變無法修行的本質,更無法和修行者相爭,卻能強身健體。
一招一式,東陽早就熟悉至極,不用去想,便能信手捏來。
他的確沒有去想,只是習慣性的練劍,更沒有去品味每一招每一式,所以他並沒有發現這一次練劍,和以往相比,劍勢之中多了一種靈動,多了一份圓潤。
晚上,東陽再次在月光下靜坐,果不其然,他的神魂再一次離體,在長生觀中飄蕩,且再次來到正殿,坐上蒲團,觀摩那副劍字。
和昨天不同,他這一次再也沒有任何感覺,彷彿劍字已死。
神魂離開蒲團,回到肉身身邊,卻沒有着急歸體,也在院子內打坐,這一刻,他感覺自己對周圍的感知變得更加清晰。
夜風的微動,月光的微涼,樹葉的生機,知了的輕鳴,還有長生觀外他人的低語。
不知不覺中,東陽的神魂竟發出淡淡微光,如月光在他神魂上聚集。
漸漸的,那具肉身身上也有同樣的事情發生,只是微光更淡,更加不顯眼。
對此,東陽是一概不知,他的所有感知都在感受周圍,感受萬物的律動。
直到東方魚肚翻白,東陽的神魂才歸於肉身,睜開眼,其眸中卻有些許疲憊,如是一夜沒睡似得。
「神魂還是不能離開肉身太久!」
東陽起身,在院子里活動活動身體,直到天完全亮,他才去為自己準備早飯。
他的生活早已養成雷打不動的規律,即便是來到長生觀也沒有改變,早中晚飯準時去做,讀書練功打坐也準時進行,這就是他一直以來的生活。
就在東陽剛剛吃完早飯,長生觀外又有人拜訪,又是一群十幾歲的少年,卻不是昨天來的江川一夥,這次來的是刀山下院的弟子。
諸桐,潛龍榜上排名第二十九,比江川還要高出一位,尤其是他的年齡比江川還要小一歲,其潛力顯然是更加出眾。
「刀山下院諸桐,前來長生觀討教,可敢應戰?」諸桐的聲音很響,不但是長生觀中的人能聽到,恐怕這條衚衕內的人都能聽到。
這無疑是將挑戰弄得人盡皆知的地步,只有世人皆知,才能給雙方不留退路,至少諸桐是這樣想的,隨他而來的那些少年也是這樣想的。
所以他們很期待,期待這個突然入住長生觀的少年能開門迎戰,然後再被無情的擊敗。
片刻的沉默,他們也終於如願以償的看到緩緩走來的東陽,這一刻,他們每個人的眼神都微微一亮,諸桐握刀的手也微微一緊,他不是緊張,而是興奮。
東陽在門口停下,默默的掃視一眼眾人,神情平淡至極。
就在諸桐一行人以為東陽會開口詢問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