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劍神》[長生劍神] - 第3章 太學院

皇宮大院御書房內,一個老人正坐在窗前,靜靜看着手中的書籍,神情淡然平和。
安靜之中,一道黑影悄然出現在老人身後,微微躬身,輕聲道:「陛下,有人進了長生觀!」
老人的神情微微一動,放下手中的書籍,淡然道:「是誰?」
「是白天被四門一家判定毫無修行資質的一個少年!」
老人沉默一下,隨即微微一笑,道:「一個沒有修行資質的人,竟然能走進長生觀,有點意思!」
「陛下,要不要……」
老人擺擺手,道:「不用,先看看再說!」
「那四家的人恐怕也已經知道,他們會不會有所動作?」
老人微微一笑,道:「不會,長生觀已經太久無主,沒有人知道這個少年是必然來此,還是一個巧合,所有人都會先選擇旁觀!」
與此同時,刀山劍門雨宮和紅山四大宗門在皇城的人,也紛紛接到東陽進入長生觀的消息,一個個也都在吃驚之後,均沉默下來。
沒有人知道這件事是巧合還是必然,更何況這個少年還不能修行,即便他的出現是必然,又能有什麼用!
不知是過了很久,還只是一剎那,在長生觀正殿前盤膝的東陽,突然睜開雙眼,眸中盡顯震驚,臉色也有些發白,如做了一場噩夢。
片刻的迷茫,東陽看了看自己的身體,發現並無什兩樣之後,才輕舒一口氣,只是心中的疑惑還在。
他不知道靜坐時神魂為何離體,更不知道身後正殿牆上的那副劍字,為何會突然活了過來,當時,神魂明顯感受到強大的痛楚和危機,為什麼自己會安然無恙。
東陽沉默良久,心中萬千思緒依舊無法釐清,也不再去想,更沒有繼續打坐,從背囊中拿出一本書籍,藉著月光靜靜看着。
只是這份安寧並沒有持續多久,那長生觀的大門突然被推開,一個身着便服,鬚髮皆白,精神矍鑠的老人緩步走了進來
東陽立刻起身,對着老人微微施禮,問道:「我只是在此歇腳一晚,打擾到老人家,實在抱歉!」
顯然,他把這長生觀當成這個老人的產業了。
老人來到東陽面前,上下打量他一遍,呵呵笑道:「無妨,反正長生觀無主,你安心在這裡住下就是了!」
「你叫什麼名字?」
「東陽!」
「來京城做什麼?」
「治病……」東陽也沒有隱瞞,把自己來京城的目的簡單說了一下。
「不能修行……那你又是怎麼進來的?」
「大門上的那把鎖莫名其妙的開了,我就進來了!」
老人呵呵一笑:「既然如此,你就安心住着吧,反正你在京城也無處可去,治病更不是一朝一夕之功!」
隨即,老人就拿出一串鑰匙遞給東陽,道:「這是各個房間的鑰匙,你收着吧!」
「這……」
「你能走進長生觀內,就是一種緣分,既然是緣分,為何還要猶豫!」
「那就多謝老人家了!」
「天亮之後,會有人將這裡重新整理一下,有什麼要求,你可以直接跟他們提!」
「以後你在京城有什麼事情,可以來太學院找我,我叫梅子虛!」說完這些,老人沒有在多留,悠然離去。
東陽看着手中的鑰匙,滿腹的疑惑不解,他不明白這個老人深夜來此,特意交給自己長生觀的鑰匙是為何?
不過,他還是知道太學院是什麼地方,這是大夏王朝最高學府,是萬千學子心目中的聖地,大夏王朝中的九成官員都是出自太學,其中不乏四門一家中人來此修學。
大夏王朝之中,四門一家是高高在上,沒有什麼能凌駕於他們之上,而太學則是一個超然的存在。
這一夜,東陽遇到的事情,沒有一個能讓他想的明白,更不知道這對他來說意味着什麼,抱着既來之則安之的心態,沒有去想太多。
天亮之後,就有一大撥人浩浩蕩蕩的來到長生觀,負責人是一個中年文士,當先走進長生觀。
「在下文風,奉命前來打掃長生觀!」文風在看到東陽的時候,就遠遠拱手。
東陽有些錯愕,臉上倒是一片平靜,拱手還禮,道:「有勞諸位了!」
文風呵呵一笑:「這是應該的,你有什麼要求儘管說,我會讓他們按照你的意思去布置!」
「不用那麼麻煩,隨意就好!」
「不過,正殿內的那副字畫和蒲團不要動就行了!」
「那好吧,你若有事儘管去忙,這裡交給我就行!」
東陽雖然還不知道眼前的事情到底是怎麼回事,可人家為自己提供了一個落腳之處,又讓人來打掃收拾,自己總不能真的充當大爺,完全不管不問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