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劍神》[長生劍神] - 第2章 長生觀

對於這個結果,東陽只是輕嗯一聲,就轉身走開。
只是他的平淡,倒是讓那兩個中年人有些意外,之前的淘汰者,都是一臉的失望,有的甚至痛哭流涕,沒有一個像東陽這麼平靜。
不過,他們的意外,也很快消失,沒有太過在意。
東陽被刀山淘汰之後,也沒有就此離開,而是來到旁邊劍門的隊伍後面,默默的繼續排隊。
「這小子是不是不甘心啊,刀山的人都說了他沒有修行資質,難道換了劍門就有了?」
「他這是不死心!」
「唉……看來他又要承受一次無情的打擊了!」
東陽的行為,立刻就引起旁邊眾人的矚目,各種低聲議論隨即出現,也足見他的這種行為是多麼的另類。
刀山宣布你沒有修行資質,另外三門一家也只會是同樣的結果,試了也是白試,只會徒遭難看,從來沒有人會這麼做。
果不其然,再次輪到東陽的時候,元石還是沒有一點反應,結果讓旁邊關注他的人,都不由的嗤笑出聲。
「沒有修行資質,不合格!」
東陽輕哦一聲,轉身走開,神情依舊那麼平靜。
讓人沒有想到的是,他竟然還沒有就此離去,而是再次來到雨宮的測試隊伍後面,默默的繼續排隊。
「他這是要將四門一家全部測試一遍嗎?」
「有可能,說不定他盼望着最後出現奇蹟呢!」
「奇蹟?那麼多資質一般的都被無情淘汰,他一點修行資質都沒有,怎麼會出現奇蹟!」
「雖然他沒有修行資質,但還有一點別人無法比擬的長處!」
「什麼長處?」
「臉皮夠厚……」
東陽一直以來的平淡,在他人眼中就是臉皮夠厚的表現,否則,連續兩次被淘汰,換做他人早就沒臉再呆在這裡了,臉皮不夠厚,能在眾目睽睽之下如此雲淡風輕嗎!
周圍的議論很多,有的聲音還算很輕,有的就有些肆無忌憚。
只是他們不知道東陽是否真的聽到那些不堪入耳的議論,他們只是看到東陽依舊那樣的平淡,彷彿身外一切事情都與他無關似得。
當再次輪到東陽的時候,雨宮的一名女性負責人開口問道:「你確定還要再試?」
「試試吧!」
這次的結果自然不會出現什麼奇蹟,東陽再次被淘汰。
結果沒有出乎意料,東陽接下來的行為也沒有出乎意料,他又排進了紅山測試的隊伍中。
雨宮的那名女子搖頭一笑:「他心態很好,若非一點修行資質都沒有,我都要把他招進來了!」
她的同伴微微搖頭,並沒有說什麼,心態再好,沒有一點修行資質也就沒什麼用,即便再努力修行也只是一場空。
此刻,在皇宮正門下,一個年約十四歲的女孩子靜靜依着宮門,靈動的雙眸看着外面發生的一切。
「這小子有點意思,接連被淘汰,還能如此鎮定,換做我早就拍屁股走人了!」
她能光明正大的站在皇宮正門,顯然也是皇族之人,她叫姬無瑕,大夏王朝皇家的姓氏。
現在關注四門一家招收弟子一事的眾人,沒有人會不關注這個奇怪少年東陽,不管是有意還是無意,不管是讚歎是疑惑還是嘲諷,至少他們現在都在注意着這個少年。
「沒有修行資質,不合格!」
「沒有修行資質,不合格!」
毫無意外,四門一家的紅山和皇家也對東陽說出了一模一樣的答案,沒有出乎任何人的意料,只是這最終結果的出現,倒是讓場中的笑聲變得更加清晰,儘管只是嘲笑。
東陽的反應還是那樣的平淡,只是輕哦一聲,就轉身走開,這次是真的離開。
破舊的背囊,普通的桃木劍,平淡到奇怪的少年,在眾人的注目下,在千奇百怪的笑聲中,逐漸消失,消失在路的盡頭。
不能修行這件事,東陽比誰都清楚,對於四門一家的拒絕,他也早已心裏有數,自然不會意外。
此刻,天已是傍晚,夕陽餘暉照在東陽身上,卻不顯寂寥,反而是雲淡風輕的味道。
當夕陽完全墜落,黑暗籠罩皇城的時候,東陽還在城內走着,他在尋找落腳之所。
直到月上中天,東陽才在一條衚衕的盡頭髮現了一座破道觀,和他在小蒼山下居住的破道觀有些相似,只是眼前的這座道觀更大。
「長生觀!」
東陽看了一眼被灰塵和蜘蛛網覆蓋的匾額,走到道觀門前,才發現大門被一把黃銅鎖死死鎖着,銅鎖上還有些許綠銹,顯然是很久都沒有人打開過這把鎖了。
「曾經氣派的道觀,為何會淪落今日地步!」東陽暗嘆,他雖然不是真正的道士,但一直居住在小蒼山下的破道觀中,再見眼前的景象,莫名有種同是天涯淪落人的感慨。
東陽透過門縫,所看到的是滿園青草,一片荒敗景象。
「院門緊閉,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