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劍神》[長生劍神] - 第10章 一槍光寒十九州

這樣的結果,卻讓許多人很是意外,紅山弟子最擅長的就是拳掌功夫,他們的雙手絕對不比刀山劍門弟子的刀劍威脅差,雷雲又是紅山弟子之中的精英,位列潛龍榜第四,能硬抗他一掌之力的同階修行者並不多,而東陽只是一個普通人,體內連真元都沒有,硬抗雷雲一掌,竟然只是後退兩丈,普通人可做不到這一點。
東陽是個普通人,卻又不是個普通人,他的普通源於體內沒有真元,但他從小就接受老學究的葯浴,這讓他的肉身要比普通人強出很多,否則,他再怎麼博古通今,熟悉千百種武學,也不可能在半年時間裏連戰連勝。
「沒想到你這個廢物還有點能耐,卻也到此為止了!」
雷雲腳下用力,地上的石板應聲碎裂,他的身體也驟然衝出,不是直來直往,而是如蛇前進,右掌蓄勢待發,掌心中更是孕育着一股沉悶爆裂的氣息。
「掌心雷……」
看到雷雲使出的殺招,沐揚輕嘆道:「這下東陽危險了!」
「難道他還真敢殺了東陽?」
「雷雲就是一個瘋子,更何況他在長生觀前吃過大虧,即便他不殺東陽,也敢廢了他!」
「他不怕太學院報復!」
「他當然怕,否則他就敢當場殺了東陽,可他畢竟是紅山的精英弟子,尤其是他大哥更是紅山弟子中的領軍人物,太學院若對他下狠手,皇城內的紅山高手也不會坐視不理,到時候,最多還是懲戒他一番罷了,除非太學院能為了東陽和紅山徹底翻臉,只是目前,東陽還不是長生觀真正的傳人,還沒有那麼大的份量讓太學院這樣做!」
「這麼說來,雷雲都想到了這些?」
沐揚似笑非笑的看了一眼諸桐,道:「你以為雷雲是個莽夫嗎?他是個瘋子,但絕不是傻子!」
與此同時,衚衕口對面的華陽樓二樓,兩個少年相對而坐,透過窗戶注視着長生觀門前的一舉一動。
這兩個少年其一正是姬無瑕,與她相對的少年,看起來比她還要小一些,錦衣玉帶,面如冠玉,也是一個翩翩美少年。
「老姐,你就這麼看着?」姬無心看了看平靜的姬無瑕,陰陽怪氣的說道。
姬無瑕淡淡一笑:「他沒有這麼簡單,否則,他憑什麼走進長生觀!」
「萬一呢?」
「若是他真的連雷雲這一關都過不去,只能說我看錯了人,他的生死更和我沒有關係!」
姬無心想要繼續調侃,但眼神突然一亮,道:「他出手了!」
東陽出手了,面對雷雲的掌心雷,他沒有後退,沒有閃避,而是出劍,桃木劍刺出。
東陽刺劍,在場的許多人都看過很多次,每一次刺劍,都代表一場挑戰的結束,對手落敗。
而這一次,東陽刺出的劍,沒有了雲淡風輕,變得迅疾,且帶有一種霸氣,一種雖千萬人吾往矣的勇氣和氣魄。
「這是……」
在場所有人的臉色都微微色變,他們很懷疑自己感受到的氣機,連真元都沒有的東陽,劍上怎麼可能帶有這樣的氣機。
華陽樓的姬無心也是神色微變,他雖然距離戰場有些遠,卻依舊能感受到那一往無前的氣魄。
姬無瑕則是美眸微亮,囔聲道:「殺氣滿天花滿樓,一槍光寒十九州!」
「老姐,你說他這一劍,不是劍術,是槍術?」
「霸槍最後一招——勇往直前!」
只有勇往直前,方能披荊斬棘,東陽知道掌心雷的威脅,也知道依靠閃避想要從雷雲的詭異身法中完全避開掌心雷,幾乎不可能,那就只能破開他這一擊。
若有真元調動,東陽有許多辦法破掉雷雲的掌心雷,可他沒有,那就只能以攻對攻,以強破強。
須臾間,東陽桃木劍的劍尖就點在雷雲的掌心,爆裂的氣息暴漲,可和眾人想像的不同,桃木劍沒有被震碎,而是傳出『滋』的一聲輕響,就像是一個氣球被刺破,爆裂的氣息急速消退。
緊接着,兩人同時後退,雷雲只退一步,東陽則是退了一丈,高下立明。
可看似東陽依舊不敵,但這樣的結果,卻讓在場的每一個人都臉色大變,包括雷雲自己。
「你竟然能破掉我的掌心雷?」雷雲的臉色陰沉如水,聲音更是陰森如冷風拂過,寒意升騰。
「你若是引元境,我自然破不開你的掌心雷,可惜你不是!」
這樣的回答,就和沒說一樣,並不是眾人想要的答案,可這對雷雲卻是足夠了,他已經不想知道東陽是怎麼做到的,因為他怒了。
「既然你找死,我就送你一程!」
雷雲殺氣升騰,可就在他剛動之際,場中驟然颳起一股狂風,讓所有人都不由自主的眯起了雙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