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糙漢寵妻:重生六零嬌嬌媳》[糙漢寵妻:重生六零嬌嬌媳] - 第9章

第9章

「小曦,你……」

丁浩然一顆心幾乎提到了嗓子眼,驚訝看着她。

這個女人,何時變……

聰明了!

不但沒跳進他的圈裡,還把自己摘得乾乾淨淨。哼,現在想擺脫他?沒門!

「你忘了昨天我們咱們約好一起進城,還……」

「就因為我送不穿的衣服給堂姐做孩子的尿布,你就把我想得那麼齷蹉?丁浩然,別說咱們兩家好歹還沾着親,就是從小一起長大的情分,眼下你又娶了我堂姐,你也不該這麼敗壞我的名聲。」

於若曦這一席話說得義正言辭,頓了下,又補充:

「還是說,你故意這麼做,是為了某些不可告人的目地?」

她將目光投向了葉老漢。

葉建斌的爸葉敬元做了很多年村支書,一個說大不大說小不小的職位。

在這個特殊年頭,儘管他一慣平易近人,急旁人之所急,卻依然沒少成為旁人的眼中釘肉中刺,想拉他下馬取而代之的也不在少數。

而上輩子她和葉建斌離婚後,同年,葉敬元便從書記的位置上退了下來。

於若曦這句話一出,葉建斌倏地回頭,銳利如鷹隼一樣的目光,穩穩將她攫住。

於若曦只覺得頭皮一涼,心也跟着沉了下去。

有前面的事實在前,她能騙過旁人,卻騙不過昨天憤怒將她拖回家的他。

他會怎麼做?

心中不甘至極,她硬着頭皮頂着葉建斌銳利的目光,挺直了身板。

輸人不輸陣,這個時候她可不能軟。

丁浩然臉一白,這個於若曦,真的還是原來的她嗎?不過分開半日,變化怎麼會這麼大!

變得陌生了,沉穩了,也……狡猾了!

在不動聲色間就把話題轉移了,這樣的智商跟情商,跟他記憶里的那個草包完全不一樣。

是他的錯覺么?

不,不會的。

這個草包是怕了才對!

昨晚她被姓葉的強行帶走後,肯定是發生了什麼,才讓她如此懼怕,連他倆的關係都否認了。

想來,任何一個有血性的男人,都不能忍受自己的女人給自己戴一頂綠帽子。

冷汗從丁浩然的額頭滑落,他牙關一咬,索性一不做二不休,一口咬定:

「咱倆的關係,整個村子裏的人誰人不知誰人不曉?小曦你現在撇開我,是怕姓葉的仗着自己有個做村支書的爸,會對我不利?小曦你別怕,我才不會向那些惡勢力低頭……」

「嘖嘖嘖……這就開始攀咬了?」

於若曦嘖嘖連聲,一臉「果然如此」的嘆了口氣,「行了,你什麼話都不用說了。清者自清,任憑你把屎盆子往我頭上扣,沒做過的事兒就是沒做過……」

「夠了!」

丁浩然還要否認,葉建斌卻一把將於若曦推到了自己身後,「走!」

走?

於若曦的心沉入谷底,委屈巴巴地跟在葉建斌身後往回走。

難道,這件事就這麼過去了?

兩人一走,丁浩然渾身怒火無處發泄,也罵罵咧咧地捂着一臉傷離開了。

葉敬元眸光深諳冷沉,老邁的臉上,那雙睿智的眼深邃得透不出一點情緒。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