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蒼穹之上》[蒼穹之上] - 第7章 危險(2)

歡這些有明顯壞毛病的敵人。

畢竟,對付起這幫人,他還是有把握的。

「小子,你不必在我面前使壞,你的小把戲,對於老身還不怎麼管用呢!」

白鬍子老頭將手中的拐杖往地上一戳,大殿的青石板便顫抖了幾分。

整個大殿之中的弟子頗為團結,紛紛給白鬍子老頭讓出了一條路來。

「師父,弟子之前在碧落鎮受到的侮辱,正是這個人!」

人群之中突然間想起了一道尖銳的聲音來,魏啟天冷哼一聲兒,如此之熟悉。

定睛一瞧,那張熟悉自大的臉龐,倒是魏啟天的心頭恨呢!

「小子,你果然是雲劍門的弟子,怎麼,這幾天在我神威府放的猛獸還爽嗎?」

魏啟天的一番話,讓整個大殿瞬間陷入了一種前所未有的平靜之中。

所有的弟子們紛紛面面相覷着,似乎是不太理解魏啟天的一番話。

白鬍子老頭此時皺起了眉頭來,問道:「此話何意?」

魏啟天也不想拐彎抹角,直接將神威府這段日子來的情況直接相告,但是不曾料到的卻是引來了一陣兒不小的疑惑。

「老頭,你跟我說實話,我神威府究竟哪裡惹了你們雲劍門,竟然會如此對付我?」

魏啟天說罷,卻轉頭看向了他身旁的弟子,繼續說道:「還是說,上次擂台的事情?」

「孩子,斷然不可胡言亂語,我雲劍門行事作風端正,向來不參與江湖恩怨,又何談與神威府為敵一事兒?」

白鬍子老頭再次將手中的拐杖往那地上一戳,繼而扭頭看向大殿之中的弟子們,吩咐說道:「你們都回去,今天發生的事情不許再討論了!」

白鬍子老頭的話還是有點兒分量的,在場的所有弟子紛紛頷首,之後便規章有序地離開了大殿。

雲劍門的弟子一走,整個大殿之中便僅剩下了白鬍子老頭跟魏啟天兩個人。

白鬍子老頭慍怒的臉上仍舊能夠看到一抹慈眉善目來,看着魏啟天,卻突然間笑了笑。

隨即問道:「神威府是碧落鎮的撐面兒,勢力跟威望雖然已經大不如從前了,但是如今也不至於會被人盯上。」

魏啟天眯着眼睛看着白鬍子老頭的一舉一動,直到意識到這件事情確確實實是他弄錯了之後,方才大呼上當。

猛獸將月舞劫走,勢必早先就預料到了他跟雲劍門之前是有恩怨在的。

如此一舉,正是利用了那調虎離山的詭計,誤以為那雲劍門就是背後的黑手。

但是,如此看來,時間已經過去了這麼多,魏啟天實在是想不到此時月舞人會在哪裡!

「老頭,我是親眼看到一隻化作了人形的猛獸,挾持了我的人進了你們雲劍門的,還不快快交出來!」

白鬍子老頭臉上的笑容突然間一僵,直接從椅子上站了起來,「什麼?猛獸化作了人形?」

魏啟天感到吃驚,「怎麼,你們雲劍門的事情,你會不知道?」

白鬍子老頭拄着拐杖直接往大殿門外走去,一邊走一邊說道:「老身活了百年了,也是頭一次聽到猛獸能夠化作人形,如果老身沒有猜錯的話,屍皇似乎已經蠢蠢欲動了。」

魏啟天這是第一次聽人提起過屍皇,之前在巫皇山的時候,就從鹽老那裡聽說過幾次,但每次也都只是輕描淡寫。

加上那個時候的他一心想着如何對付着接下來的生活,並沒有對與自己無關痛癢的事情上心過。

如今一聽到屍皇的名字,不由得心中一顫,莫名地感覺會有什麼大事兒發生。

「屍皇是藏匿在地底下的惡魔,自從他從王者頂峰衰敗之後,便銷聲匿跡了。」

白鬍子老頭一邊說著,卻突然間停下了腳步來,轉頭看向了魏啟天。

「屍皇一旦橫空出世,那麼整個南斗大陸誰也阻擋不了他,他的出現,便是一場毀滅天地的大事件。」

魏啟天心中一顫,雖然他並不了解屍皇,但是如今聽白鬍子老頭這麼一說,當真還是有些意外。

只是,魏啟天並不認為屍皇是能夠做到毀天滅地的。

「老頭,你可別唬我,屍皇我倒是沒多少了解,但是現在您能想想辦法找出擄走我朋友的那隻猛獸嗎?」

向來磨嘰的除了老太太之外,就是自認為知識淵博的糟老頭子了。

這一點兒,魏啟天已經在鹽老那個老頭身上見識過了。

白鬍子老頭抬頭看了眼黑漆漆的天空,隨即便嘆了口氣兒,說道:「猛獸向來喜怒無常,一旦擁有了變幻成人形的本領之後,便更加可怕,想必你那個朋友現在也已經性命堪憂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