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蒼穹之上》[蒼穹之上] - 第7章 危險

起初,魏仙兒並不將這件事情放在眼裡,但是隨着人數的增加,魏仙兒特地找到了魏啟天商定這件事情。

始終對這件事情有所警惕的魏啟天,在了解到事情的來龍去脈之後,整個人便提心弔膽了起來。

化作成人形的猛獸越來越多,以至於讓魏啟天有些分身乏術。

雖然猛獸對於魏啟天來說根本就不在話下,畢竟區區幾個猛獸,魏啟天對付起來還是輕而易舉的。

但是,當數量一旦增加,面對如此之多的猛獸,也實在是令魏啟天感到疲倦。

幾天下來,神威府外面的人形猛獸也是呈一種不減反增的趨勢,一直在增加。

魏仙兒一邊打理着神威府的上上下下,一邊又幫忙魏啟天對付着府外面隨時都有可能混進來的猛獸。

身體也一直吃不消,幾天下去,人也已經瘦了一大圈兒了。

非但人瘦了不少,伴隨着體能的下降,還有修為的下降。

讓本來如同一個女強人般的魏仙兒,此時也只能盡量躲在書房裏面靜養着。

魏啟天實在是心疼魏仙兒,畢竟,魏仙兒本不該操這份心的。

長久以來的一個困擾始終縈繞在魏啟天的心頭,在碧落鎮,究竟是什麼仇家,能對神威府出手?

當月舞出現在神威府中的時候,魏啟天冷不丁兒地突然間像是想起了什麼一般。

之前決定好要去雲劍門歷練一番,但是,自從上次被鹽老那個老頭攪和了之後,這個行動便落了空。

眼下,魏啟天倒是十分懷疑之前在擂台上結的那位仇家。

計劃始終是改變不了變化的,眼瞅着月舞前腳剛剛走進神威府的大門,後腳便跟上來一個家丁。

當著魏啟天的面兒,路過月舞身邊的時候突然間動手,直接化作了一道黑影兒將月舞給擄走了。

魏啟天大為惱火,這件事情已經發酵都了眼下如今這種地步了。

簡直是欺人太甚,來人全然沒有將神威府放在眼裡,更加沒有將魏啟天這個人放在眼裡。

之前一身的暴戾,是魏啟天在巫皇山之中的殘暴行為,但是自從來到了碧落鎮開始,自從身邊多了月舞之後,他一身的暴戾也已經收斂了不少。

在月舞的真切期盼之下,暴戾改掉不少,代替的更多是溫和。

瞬間抬腳追去,身前的猛獸似乎察覺到了身後已經追隨上來的魏啟天,登時便死死纏着已經昏迷過去的月舞,直接閃進了雲劍門之中。

魏啟天站在雲劍門的山門之外,看着面前大門門牌長扁之上雲劍門三個大字,心中陡然升起的一種憤怒,讓魏啟天腥紅了眼睛。

一聲暴喝,瞬間讓坐落在山頂上的雲劍門抖了三抖。

隨即,眼前的大門轟然倒塌,赫然出現在眼前的卻是一個正在洒掃的劍門弟子。

突然出現的暴徒,讓劍門弟子措手不及起來,愣愣地看着站在門外的魏啟天半晌兒,方才扔下了手中的水桶,拼了命地往裏面跑去。

魏啟天豈能輕易放過雲劍門的人,抬起手掌,胳膊瞬間延長,將那欲要逃走的劍門弟子抓了過來。

厲聲責問道:「月舞在哪裡?給我交出來!」

劍門弟子像是一隻小雞一般,被魏啟天單只手提在半空之中。

雙腳不停地在半空中掙扎着,欲要掙脫,但是當看到突然出現且一身暴戾的魏啟天之後,整個人便劇烈的顫抖了起來。

「什什麼……月舞是是誰?」

「裝糊塗?」

說罷,魏啟天將手一揚,便將那不中用的劍門弟子扔到了一旁。

隨即,人便閃進了雲劍門的大殿當中。

對於魏啟天的出現,似乎給了雲劍門一個措手不及。

但是在魏啟天的眼中看來,雲劍門的演技倒是不錯。

只是如今看來,一個堂堂正正,威名傳遍了整個南斗大陸的雲劍門,竟然會飼養猛獸替人做事兒,簡直是喪心病狂。

「何人,敢在我雲劍門撒野!」

一位白鬍子老者,手中拄着拐杖,一臉威嚴地從大殿內側房間走出。

整個雲劍門的弟子紛紛聚攏上來,瞬間便將隻身一人的魏啟天圍了個水泄不通。

但是此時的魏啟天早已經暴戾滿棚,一雙腥紅的眼睛向外散發著淡淡的金光。

金光埋沒在空氣之中,無聲無息地穿梭在人群之中,也只是幾秒鐘的時間,魏啟天便了解到了身邊所有人的修為底細以及性格脾性。

統統都是一些毛頭小子,非但身上的修為沒有多少,反倒一身的壞毛病倒是挺多。

但是,對於魏啟天來說,此時的他最喜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