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蒼穹之上》[蒼穹之上] - 第6章 三女一台戲(2)

,魏啟天感覺自己五臟六腑都如同分裂了一般。

巨大的痛苦之後,魏啟天方才感到了一種前所未有的通透感。

而這種感覺,正預示着他已經踏入了滅卻狀態,修為再次突破的預兆。

進入了滅絕狀態的魏啟天早已經筋疲力盡了,單是跟一個沒有生命的乾坤鏡相抗爭就已經耗費掉了魏啟天所有的力量。

如今看來,也算是九死一生了。

魏啟天也不知道自己在虛空幻境之中休息了多長時間,等他再走出虛空幻境的時候,已經是傍晚時分了。

好在正巧是晚上,神威府中的人已經七七八八地休息去了。

魏啟天一人飛上了房頂,看着頭頂上的那輪月亮,心緒這才平復了下來。

不由得便想到了那天鹽老在他耳邊說得那些話,難不成對於他的身世,還是有什麼隱瞞的?

十年前的事情,究竟有多少的隱瞞?

還是說,魏家事情背後的秘密,已經完全超出了魏啟天的預料?

「啪!」

一記響亮的耳光清晰地響了起來,將魏啟天的思緒拉回到了現實中去。

魏仙兒端坐在椅子上,下方跪着的月舞右臉臉頰上紅了一片。

「魏少爺的失蹤,是不是跟你有關!」

月舞虛弱地癱軟在一旁,一雙眼睛清澈有神,但是看向面前魏仙兒的眼神兒之中多了一抹的失望之情。

「啟天的失蹤,我已經說了很多遍了,與我無關。」

魏仙兒明顯很不相信月舞的解釋,直接朝着一旁的冷水月使眼色。

冷水月垂下腦袋,遲遲不肯上前動手,勸解說道:「小姐,咱們還是不要為難月舞姑娘了吧?」

此時的魏仙兒突然冷哼一聲兒,直接暴怒,斥責說道:「冷水月,你什麼時候也倒戈一旁了,連我的話你都不聽了?」

冷水月直接冷在一旁,遲遲不肯動手,也不敢輕易再反駁。

「不必為難月舞了,姐姐要找我自然可以找到。」

魏啟天的聲音突然響起,引得房間里的三人均齊齊抬頭望門外望去。

魏啟天一愣,連忙上前將地上的月舞扶了起來,「對不起,又是因為我受了苦頭了。」

「魏啟天!」

魏仙兒的聲音憤怒響起,立馬起身上前一把將魏啟天拉到了自己的身邊。

怒道:「你跑哪裡去了,讓我好找!」

見魏仙兒因為自己的離開這般傷心着急,魏啟天的心也軟了下來,不由得心底的火氣便消滅了下去。

「姐姐,對不起,讓你擔心了。」

聽魏啟天破天荒的一次道歉,魏仙兒整個讓你便放寬了心,「回來了就好,以後不許亂跑了!聽到沒有!」

對於魏仙兒的命令,魏啟天有些感動。

是啊,十年了,他十年的時間沒有親人,十年的時間沒有朋友。

這十年,他冷血如同猛獸,也從來不曾有過憐憫之心。

但是如今看來,他應該放棄以往的那個暴戾的性格,謾罵融入魏家這個家庭之中。

學會愛人,學會接納幫助別人。

自從突破了滅卻狀態之後的魏啟天,漸漸感到了神威府最近的動蕩。

以往平靜如水的神威府,此時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竟然變得不平了起來。

在神威府的附近,魏啟天總能發現一些化作了人形的猛獸出沒。

雖然這些猛獸遲遲沒有對神威府動手,但是這一隱患卻成為了魏啟天的一個心結。

一邊提防着猛獸,一邊又要處理着主動找上門兒來的地痞流氓。

也正是從這個時候開始,魏啟天這才體會到了掌管了十多年的魏仙兒,生活是怎樣的顛沛流離和不安穩。

這天,魏仙兒帶着冷水月時常出現在魏啟天的面前,況且時不時就在魏啟天的面前提起冷水月的種種優點。

一頭霧水的魏啟天,一邊陪伴着月舞,一邊又要忍受魏仙兒對冷水月的大力推薦。

初回神威府,魏啟天過了一段平靜之中卻又不太順暢的日子。

經歷了突破滅卻狀態的痛苦,雖然最終得到了乾坤鏡跟天引滅,但是,接下來的生活卻讓魏啟天徹底陷入了一個痛苦的輪迴之中。

眼看着月舞臉上的笑容越來越多,眼看着魏仙兒打理着的神威府越來越順利,眼看着魏啟天一層一層突破了自己體內的極限,即將要再次突破下一個修為境界。

這個時候,隱藏在神威府外面的猛獸也已經蠢蠢欲動了。

兩天的時間,神威府中為數不多的下人,接連着已經莫名失蹤了九個人。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