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蒼穹之上》[蒼穹之上] - 第6章 三女一台戲

眼下最好的辦法就只能是調動起全部的修為,儘可能地將體內的那股力量牽絆住。

畢竟對於魏啟天來說,體內的那股力量實在是強大,讓如今修為不高不低的他來說,還是難以掌控得住的。

好在那股力量並未在體內停留躁動很長時間,很快便滲入了魏啟天的五臟六腑之中。

但是,就在魏啟天稍稍鬆懈的時刻,五臟六腑之中傳來的巨大且強烈的灼燒感,讓一身冷汗的魏啟天再次痛昏倒在地上。

遊走在魏啟天體內的強大力量慢慢化作了一縷一縷青煙兒,從魏啟天的鼻孔之中飄出。

一夜過後,冷水月敲響了魏啟天的房門,但是敲了半天卻並未見到有人來開門。

好奇之下,冷水月剛想要離開的腳步卻突然頓住,忽然轉身便將身後那扇緊閉的房門就勢打開。

一股清冷的氣息撲面而來,冷水月一個趔趄往後退了幾步,差點兒摔倒在地上。

站直了身子,冷水月卻發現房間裏面並沒有魏啟天的蹤影。

雖然心中好奇着,但還是將手中的早餐放在了魏啟天的房間桌面上,悄悄退了出去。

魏仙兒從自己的虛空之中出來的時候,一頭的冷汗。

此時正巧冷水月推門而進,見到魏仙兒這幅模樣,當即一愣,隨即便又斂住了心底好奇心。

「小姐,魏少爺不在,早飯在哪裡吃?」

魏仙兒一聽,隨即臉上便有些不悅,但是為了掩飾自己的虛弱感,只好背對着冷水月擺了擺手。

說道:「你先出去吧。」

冷水月心中打着鼓,打從她來了神威府中開始,就沒有聽說過魏啟天這個人。

冷不丁回來一個魏家少爺,讓冷水月本就吃驚不少。

但是秉着自己還只是個下人的身份,讓她不得不對神威府充滿了好奇。

儘管如此,冷水月還是強忍了下來,畢竟她作為魏仙兒的貼身丫鬟,早就摸清了魏家這位小姐的脾性。

如果輕易探尋魏家秘密的話,想必冷水月在魏仙兒的手中也存活不長時間。

魏啟天被乾坤鏡重傷之後,很長一段時間之內他都躲在自己的虛空之中療傷。

以至於外面神威府的情況究竟是什麼樣子,多多少少他也顧及不上了。

如果魏啟天沒有猜錯的話,貼在他後背上的鏡子,正是之前鹽老在他面前提起過的乾坤鏡。

乾坤鏡是步入滅卻狀態之人才能使用的一種法器,對於仍舊身處化境層次的魏啟天來說,要想駕馭乾坤鏡,還真是強人所難了一些。

但是,十多年在巫皇山的歷練也不是白費的。

魏啟天哪能輕易善罷甘休,就算是被乾坤鏡傷得傷得遍體鱗傷,魏啟天也要將乾坤鏡給收服了。

體內的金光絲絲溢出身體,魏啟天此時已經被乾坤鏡折磨地生不如死了。

眼看着自己的體力跟修為漸漸耗盡,如果再跟乾坤鏡鬥爭下去的話,想必魏啟天連同他常年來打造的虛空幻境都會付之東流了。

眼下,魏啟天正糾結着要不要放棄乾坤鏡之時,虛空幻境之中突然間出現了一道金光。

儘管更那些來自乾坤鏡中的金光不大一樣。

盤旋在魏啟天的身邊,盈盈繞繞地試圖鑽入魏啟天的體內。

魏啟天淡然一笑,拚命地擠出一絲笑容來,笑容過後便是向上揚起的一股陰狠勁兒。

「收手吧!」

說罷,便舉起右手,將那道金光收到手中。

金光圍繞着魏啟天的滑入衣袖之內,隨即身體的一股通透,讓魏啟天恢復了不少的體力。

憑藉著以往的經歷,魏啟天明白,化境層次的修士面臨死亡之前,會自動從體內分解出一種神識。

如果能夠被化境層次的人把握住的話,那麼便有重生的一種可能。

但是,如果最後的希望不能別把握住的話,此生便會灰飛煙滅了。

對於魏啟天來說,生命的盡頭便是一種重生。

要想重生,就先要賭出自己的性命,鳳凰磐涅重生想必也是如此了。

金光鑽入體內,魏啟天淡然一笑,希望的火光重新燃起。

強大的力量將那道金光慢慢分解,化作萬千的神識充斥着魏啟天整個胸膛,很快,乾坤鏡所散發出的如同殺人般的神識,便落入了魏啟天那巨大的虛空之中。

虛空之中的神識越來愈多,魏啟天也如同一個不知**的猛獸一般,不斷地吞噬着湧入虛空之中的力量。

強大的消化力,讓魏啟天很快將那些力量分解成為了自己的東西。

同時,隨着一聲兒巨大的嘶吼

猜你喜歡